注册 登录
荷乐网 返回首页

Easyliv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gogodutch.com/?8000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吃完粽子,吃屎吧,吃屎啊,嘻嘻 -- "挣脱枷锁变成人”的自沉“奴隶” ...

已有 298 次阅读2011-6-7 14:33 |个人分类:瞻前望后|系统分类:自由|

端午吃粽话屈原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special/ruguonishiquyuan/

 

导言是这么说的:

端午节吃着粽子的人们似乎多已忘却端午与屈原的关系,正如唐人褚朝阳所写:但夸端午节,谁荐屈原祠。

多数人能记住的或许仅仅是一位名叫屈原爱国者,但事实上,这是对屈原最大的误读,真实的屈原既非沾沾于一家一姓的奴才,更非怀抱国仇家恨的哈姆雷特。他的骨血之中,承载的是自贵族时代延续下来的贵族风骨与良知,以及以知识与学养淬炼出的对真理、文明的永恒追求。

所以,闻一多将他视作挣脱枷锁变成人奴隶。他的自沉,既是对物欲横流功利时代的最后反抗,也是对人格独立的渴望,更是对思想自由的向往,他真正代表着我们民族的

 

屈原真正代表着我民族的。而今,遗忘他的中国人,其又在何方呢?

 

当时的时代与世风为物欲横流,能坚守道义者寡。作为知识分子主体代表的纵横家如苏秦、张仪等,总是以所在国家的最高利益为旨归,他们知识丰富,思维敏捷,既有经天纬地的才能,又善于揣摩当权者的心理与好恶,一旦发现明珠暗投,自己的主张不被采纳,政治理想难以实现时,便会另择明君。

纵横家们具有一种利已主义的人格,朝秦暮楚,唯利是图,完全放弃了西周、春秋时代确立的道德立场和做人准则。屈原厌恶同楚国朝廷内的党人群小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也不愿像纵横家那般见风使舵、见利忘义。这正是他的《离骚》说法:“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古宇?”、“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目睹无法抵抗**,屈原在体制面前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尊严

 

结语:

我们的时代:难觅独立的屈原 只见随波逐流的“犬儒”

现代犬儒主义有玩世不恭的一面,也有委曲求全、接受现实的一面,它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不拒绝的理解,不反抗的清醒和不认同的接受。这种危机是整个公众政治和道德生活危机的冰山一角。当今中国犬儒主义不只是一种单纯的怀疑戒备心态,而更是一种人们在特定的情境中形成的生存方式。【详细】

 

加点精精

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寄语国务院参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这不仅应是对文史研究者的期许,站在国家、民族的角度,更是对中国知识分子天赋使命的诠释,纵然旧道统已然随着时势变迁荡涤无存,独立的人格与对真理的向往,仍然应该是知识人必备的身份证。如果言及于此,自诩为知识分子的您仍不知其所以然,那么,请看看屈原。

 

嘻嘻,用网络语言:吃屎吧,吃屎啊!

 

 

 

 

评论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