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荷乐网 返回首页

spelltre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gogodutch.com/?3214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旧小说整理第十七部 第502篇(稿六)

已有 248 次阅读2016-6-6 16:59 |系统分类:原创| 玩意儿, 好奇心, 小说, 我不知道, 知识



因为这是一个坏毛病。我不能再满足我的好奇心了。一旦患上了,就会加上一个更可怕的病。想要知道更多。然后,会后悔。

这种情况,坏人都有这样的类似的遭遇,探寻的知识越多,而会犯罪,那个会有更多的选择,

比如,只相信一种真理,然后坏人上当了,然后灭亡。所以,坏人知道了多种道理。这是坏事。

可是我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理。和之前的原因一样,我也会灭亡。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但我不是坏人,我是想要成为坏人。也许魔鬼也是一样,他只是想,但是后来他做到了。

他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但他知道要从傻瓜开始下手,他把自己骗了。他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有一天他会觉得,也许他最初真不该骗傻瓜。他听自己的话,听到的那个他认为的方式不实的所谓的真理。谁知道那是啥玩意儿。

也许,他还是狐疑,不过,他会想:“啊,那个不会让我受苦。那就是真的。”

是啊,这就是所谓真理。这才是真的。他探寻了一大圈,最后发现,为活着,就是真理之一。不然你去死呀,你去呀,你不是受不了么?可是受苦,或者死亡,不过,我也很喜欢谎言。就是自己给自己编造的谎言。

我不喜欢真相,有些时候,我喜欢真相,不过我又不知道真相。那不迷人,活着。那么我为什么要追求医治呢?我也怕死?可是这种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不是为了活下来?

我热衷于听到谎言,我是说,但我从不说谎。可是为什么却,好吧,我说错了。喜欢看那些骗人的小说。那不叫骗人。那没有鬼,那只是比喻。这和骗人不一样,这是故事,是为了让人明白真实。是另一种情况,

故事是假的,故事本身没有可信度。没有本身的事实。而又或者有本身以外的价值,不过谁知道那里面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

往外面的那种,出来的,蹦出来的。让人理解出来的真相。当然还有,压抑感。这种日子恐怕其实,不多了。

头疼的越来越厉害。我最近一些时间,记忆力也越来越差。出了点问题。不过,我还是能想起来许多不真实的片断。我弄不清了。无法叙述下来,别挑剔。可是,故事就是这样的,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他们是上位者,对,就是这样,这就是真相。不容开玩笑,这就是为了秩序。如果秩序完了就全都完了。他们没有错。这是事实,必须这样。无论他们如何在高贵的嘲笑一个宫廷外的小丑。

但是小丑有一天会用他的缺乏修饰的玩笑,冒犯了上位者的威严,那就完了,而且是统统完了。直到整个的秩序都全完了。所有人,都被羞辱了。

别乱写故事。会倒霉的,真有这种事。而那个人一定是活该,他一定惹到了什么事了。可能他不知道的他影响到了秩序。他是个垃圾中的核污染。他懂点什么,但并不真懂,所以就,发生了一些麻烦。

“我会搞懂,也许永远不会。”那种傻瓜说的话。

因为傻瓜混入不到上层,这种人永远不会。永远不知道,那里实际上怎么回事。那里有很强的实力,那是一种很伟大的游戏,还有,他们的游戏规则。赢了可能会得到很多。甚至能赢到底,就什么都有。

输了,只要一步走错,就什么都没有了。还会死,或者傻,还有疯了的。他会怎么样呢?一个实际上不懂得这些的人,他还狂妄的谈到这些事情。他以为他谈论的,不是实际上的政治,政权,和民族等等,而是闲聊,是神话,是鲁迅。有幽默感。

可是实际上,这就是罪,这整个游戏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并不懂得,就算他看懂了说明书。他也不会玩儿。何况,他没看过说明书。他就为说明书,写了一份附加的解释说明。

因为很多事情,没有人能真搞得懂。一步理解错了,可不是两边笑话你,这不是家庭玩笑,这是宇宙国际的玩笑。

别小看,力量。那是,也不是随便你在脑子里面随便想的那种玩意儿。不管他们曾经怎么样。那是他们的。力量。学会闭嘴,最后,起码你会,会学会闭嘴,或者,你只是灵魂不够强。你以为,要让你以为,你要以为,

我们的时代,很多类型的人,复杂到了相当难理解的程度。和很多类型的能力的展示,

宣传中的人类政权。宣传中的人类科技。都并不是人类的真相。人们看到的,是假的。或不完整。古代注重名分,现代注重隐藏。而是,你,真不可能真的知道。不是没有真实。那真是对不起了。闭嘴,要么去死。你就是不小心猜到了什么,你也是死罪,你要是猜测说没有,那你也等于冒犯了他们的力量,也会死。所以,别说有,也别说没有。别谈论。

而且不一定是一般的死,可能是玩死。符合游戏原则。这对你是个好事。是个机会。

有原则了,而且很开心。过程很开心,结果,很悲伤。或者很恐怖。百分之百无法胜出。但是有机会了,您玩儿过么?

这是说,真游戏。那种游戏,可能是贵族的一种游戏。但不是他们在玩,而是让你玩。

选择一个傻瓜。一个敢惹怒他们的傻瓜。让他知道,到底他,惹了谁。如果他到死都不知道,他惹了谁,他不但没能通关,甚至连当个明白的死者,都没资格。古种人以前不是这样的,但自从有了这种游戏之后,连谁都要遵守这个规则。古法被废了。

这是,神话。这种东西叫做病。让他以为。我们脑子里面抽动的东西,你控制得了么?那一条一条的微弱的,却无法捕捉的闪电,好吧,抽动。

听说,能玩懂这种东西的,才有资格玩外面的真正的游戏。否则,就不敢把他放出去。因为,他一出去,他的眼神,举止,就能让人看出来,他是个平民。

有一个人,描述过这样的场面,就是一个病人,去惹事了。后来他就傻了。你们听说过那种傻瓜么?因为他写错了一个他没见过的东西。

法制是表面,政府是表面,社会环境是表面的。生活在如此高科技的时代。总以为,所有一切的情况,都是表面的,而他只是在写故事,他用这种肤浅的认识,去理解现实。然后,还总觉得,没事儿,自己只要是符合了现有的社会规则,就没事儿。

他随便谈了谈对一些可能不存在的也不会理睬他的那些力量的“感想”。结果,他被,发现了。

是层层上报的,有人说发现他在揭露高层秘密,某一个人,看到了你的发言,然后层层上报,然后,你被他们发现了。他们都是非常高贵的魔鬼。然后,有很多种处置办法,有一些很有意思。是量身定做的。都是上等人调理下楼人的一般的游戏。也很能考虑平民的感受。

包括小天使和高贵的小魔鬼,和平凡的小天使的游戏和平凡的小魔鬼的游戏。获胜的,只有很少的平凡的小天使。

而平凡的小魔鬼就算赢了。也仍是玩具。当然,这种情况谁也不知情。反正,平凡的小天使能仿佛平手一样的赢了。通常,通常而言,只会变成残疾的小天使,勉强回到轻松的贫穷的原本的生活。

走完这种游戏一圈的人,谁能活下来。

人,活不下来。

必须是魔鬼,或者天使。他们能活。哪怕平凡了点儿的。

你们玩过么?很有趣。而且很公平。量身定做。是什么智慧,什么能力,什么性格,什么出身,什么地位。当然还有,难度比较高的。那个,更没几个人能走出来。

还有很多事情要说。我忘了很多。都是听说的。这种都市传说。我很像能判断他们是怎么理解这种事情的。威严。我很喜欢了解。而那个诉说者不能,很喜欢这样。因为他说的话,几乎每一句,都在触犯高贵人士的威严。

他连骂人都不会。而是个傲慢的平民,傲慢到了连高贵人士,都要感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就仿佛是个审判者身边的说风凉话的人。他就开始评论上流社会的游戏了。结果,他写完哪本书,然后他就完了。

他得到了一点传阅,我也看过其中一些。现在也有印象。总觉得,和一些说法有点接近。我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感情。总是理解失败。

那种高贵的微笑,和那种高贵的高贵的但凶狠的目光。虽然我学不会,这是句谦卑的话,请注意。我要是真能理解这种事情该有多好,我就知道了,哪句话应该怎么说了。

但那个人说的。却都是一些风凉话和一些傲慢的话,像这种自卑的人,永远需要活在别人的目光当中,否则,他独处时间长了,否则太不懂事,就会变成傲慢。这是对的。这就会死得很惨。

这个世界上的三种原则,

第一种原则是最神圣的,叫做平凡。

第二种原则是最高贵的,叫做高贵。

第三种原则是最平凡的,叫做平凡。

第一种和第三种很像,但是也很不一样。

而第二种原则,是最神秘,最难以被人类理解的。这是撒但的原则。

他们教训了那个人的所谓聪明。几乎毁灭了他的所谓聪明。

因为,他始终只能理解第三种,还以为他理解了第一种,他使用对第三种的理解,去理解第一种,他误会了。而他始终是不能理解,最神秘,最高贵的那一种。

他还以为他了解了世界,就开始胡说八道。然后,倒霉了吧?因为这种狂妄,而快被毁了。别,觉得有什么反常的。

愿意加入这个游戏的人很多。都是一些狂妄的人。他们活该。他们觉得可以开口说亵渎高贵者的话。这是因为他们不够忙,没有创造剩余价值,还天天创造剩余骂法。

结果,以后他们连想象,都别指望能继续了。他们太不懂事了。这种人,压根就不该在社会上发言。好,他们没在社会上发言,他们在网络上发言了,结果,有游戏要等着他们了。

他只知道这个词,不高贵,但这方面他真的不能理解。这里面,是地狱。请注意,是对他而言。

而天堂或者,而更神秘的。

好吧,我的,记忆。因为我糊涂了,要知道这就是压力。所以痛苦,所以都混乱了。所以说不清楚了。

我看过一本书。或者其实只是一些叙述。

有一个宅男,无能,弱小,什么都不是。开口说狂妄的话,好像是一个小角,冒犯上帝。

其实他连话都还不会说。请注意,他不太会说话。所以他只会在网络上说话。从社会学角度上来说,他其实是不会说话的。他连生活都几乎不能自理,是种蠢货。但他非要追求高贵。喜欢谈论一些他永远触及不到的领域。可是他知道什么?

自己找死,还不仔细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让他说几句话,天下就大乱了。他还显得挺可怜的。

这样好,说实话。别招惹这种阶层的人。他不该玩高贵阶层的游戏,就是别谈论,不然,你就必须要加入游戏,哪怕你实际上不合格。但不得不加入,因为在他们看来,你就是已经在加入游戏了。

是你自己惹事造成的。活该。那就玩玩吧。别以为,你在你那个阶层里面,就可以和其他阶层分开,还能安然无恙。看你能完几把。

但我记不住全部游戏,什么都乱成一片。我的脑海里面总是抽搐,他都说了什么,好像是,丢人现眼的事。

但我受不了那种沉重的思想,就随便讲讲吧。每句话都很沉重,好像是石砌的,这还不够,还没说游戏呢。我在说些什么呀,我都乱了。

这叫做,死如鸿毛,好,而不是,高贵的殿。而不是,可看来,有人想要造就的神的殿了。他就乱叠吧。但他以为那是啥呀。那是,平凡人的殿。小屋子。别说惹人麻烦的话。平凡人,哪里有殿。

他们走到那里面,肯定会发晕。以前只是觉得他们可爱。后来发现,他们是威严。而且是,这是那个人说的。最厉害的那种威严。就用那个人的口吻说吧。他也乱套了,他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曾以为,是一个美丽的平原,远处有山峦。前瞰了前方,有着如同花丛一般的树木,

近处看,那只是树木。不是花丛,那里有一座殿。凡是进入那里,或那附近的人。他们将看到如同幻觉一般的人物,听到如同幻觉一般的声音。这是在加入一场游戏。感受到不真实的但却无比逼真的感觉。

这不是你们所以为的游戏。因为一旦进入其中,时间稍长之后,或者再也走不出去。或者之后。也将终生,伴随着这场很长的游戏。有的人一个月就死了。有的人,能活半年。

一年?或者有吧。多半,没有。无论你逃亡到哪里。你都会死。

一个宅男。当这样亿万个宅男,统统涌入那个,地方,说得简单一些,这是对他量身定做的那一款。别真把这些当作什么高贵的东西来理解,但这也属于那个层面的。是那个层面的这种东西中的专对付宅男用的。难度降低了吗?也许更难?最难的是什么?来玩玩呀。好,别开玩笑,很难,非常难。刚开始会快乐,后来会很痛苦的。

而那些更伟大的情况,只能记忆一些平凡的事情。就是自闭症,有这种人,

并非所有的这种人,都是这种人,有的人,更容易受影响。一个孤独的人,如果有办法把自己相对的封闭起来的话,也很像是一个自闭症。起码,外界是很难影响到他的。但最后会强行影响他,谁都一样,只是方式不同。这并不代表了他不会受到影响。如果一时拿他没办法。

但如果把他放置到一种,根本不可能不受到影响的环境内,他也许比一般的人,更脆弱,更难以摆脱那些心理暗示和种种影响。

他冒犯了人,他,得罪了他,他不该冒犯的人或者事情或者更伟大的群体。

他于是会被放置到这种可怕的环境当中。从理论上,他可以脱困,可以找办法,但从实践上,没人能找到办法,

他想尽办法,也离不开痛苦的折磨。肯定会受到影响的。而受影响越深,其脱困的可能性也就将越低。这就是一个陷入了沙坑,沼泽,或者之类的人。越挣扎,下陷得越快,不挣扎呢?也不行。而且,谁在这种情况下,心理上会不挣扎呢?

但当中,也有一些超级天才,在受到不断影响的前提下,也能够从这些影响中早日脱困。

但大多数人,他们不可能摆脱这些影响。然后会越来越痛苦,有发疯的,有变傻的,有死亡的。但没有人能不被割掉一块的。而在其中想要胜出的,那只能是天使和恶魔的手段了。人类不能。因为人类,是有罪的。所以,会越来越痛苦。

恶魔,已经不是有罪了。已经是得意洋洋了。好了,那也不够。差得远呢。恶魔能赢,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这位宅男的讲述就是这样,他去了那儿,而他的同伴一个一个死了。就是其他参与游戏的人类。

他的灵魂,开始和他说话。他的心灵,开始和他说话。他的身体,开始和他说话。最后他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和他说话。他没有地方躲藏,好像有无数只眼睛,看着他,

他爱什么,他就看到什么和听见什么。他反感什么,他就听到什么和看到什么。他怀疑什么,他就听到什么和看到什么。他喜欢什么,他就听到什么和看到什么。他对什么感兴趣,他就听到什么和看到什么。

这一切全都是,在引诱他。在以前,他还可以躲避引诱。因为他只是一个孤独的人。而现在,就是,当他抵达了那个神秘的宫殿里面以后,之后,无论他走到哪儿了,他都会听到心灵和他交流。他的心灵被改造了。他的头脑被改造了。

他的身体被改造了。这种改造的每个单位都非常微小。平民们已知的任何科研仪器,都根本不可能,监测到这种改造,

这种改造,是黑科技。是量子大小的单位的改造,社会上的科研仪器无法检测出来。

除非,你是真正的上流社会的人。才有办法,解决好这种人体改造,

而一个上流社会以下的人,他们所接触的仪器,甚至专业仪器,都无法检测或解决这种单位的微小改造,

当一个人被,就说明,有一个孤僻的人,加入了一场游戏。他很难获胜。

进入这场游戏的人。都会被自己内心的欲望和感情所牵引。只要他有一点点的欲望,就会被不断的加强,放大,折磨,就会被这种欲望所左右。最后,越陷越深,乃至想要发疯。

因为听到的感受到的,和闻到的,看到的,触摸到的,都会越来越逼真和神秘。以及反常。他却理智清醒,这却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

他没有发疯,却如同发疯了。被改造了。而这种类型的改造人无法战胜自己,

除非他不是人,也许魔鬼的邪恶达到了极致,聪明也达到了极致。可以战胜他们所给与他的欲望,引诱,说服,和种种暗示和反复折磨。这才会有一线生机。能从中脱困也不一定,但到底是不是这样呢?

天使总会通过另一种原因,而战胜他们。这里所说得“他们”,

是说,当一个人,当他身体内的许多功能,正将被另一些人所控制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同时还会被他自己的灵魂和心灵内的种种欲望所控制,他正被许多内在的心灵,和伪装成为他内在心灵的外在力量所遥控,

而这些欲望已经不再受到他本人的完美控制,而处在失控的心灵,和遥控他心灵的其他力量都在控制他。他自己的理智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这些了。

而是外部力量,以及开始自行的失控。比如,当一个人头脑内有了某种欲望,这种欲望,如果他自己不控制,就会自行的呈现出来。

如果他稍加控制,就能压制下来。但是,当他成为了改造人之后,他心灵内的那份欲望,就不是他能压制的了得了。

那份欲望仿佛自己拥有了智能,开始自行的说服他,引诱他,并且常常显得和他的智商同样的高。

而外部力量再加以干预之后,那份欲望就会变得更聪明,更成熟,有时候,会比他本人的智商更高了一些。

就比如说,不是人们把一个电脑,改造成了“人”,

而是人们把他的脑内的一个区域,改造成了“人”。

那么,人们不是通过电子,改造出来了一个有“图灵”的有自我意识的电子计算机。

而是把他的脑内的一些区块,改造成了一个有“图灵”的有自我意识的大脑电流计算机,

而同时,这个“子计算”,还能向外部发射电子信号,

在这个人的身体上,可能还安装有一些纳米的或者细胞结构的特殊可移动细胞或者特殊细菌,通过体热,生物电,或者什么,就可以向外发射更远的电子信号了,大概可以连接到卫星上?好吧,那不能。但是,

不但他身体内有一个新的“自己”,这个只是电子的他,这不好解释。这种情况,很难说明白。

我的脑子最近出现了严重问题。但我记得那本书上是这样说得。当一个人被改造后,他很痛苦。

他头脑内,不但有一个用大脑的一部分所制作成的电脑人,或者只有一个电脑人吧,但同时,外部的人还可以影响到他头脑内的那个电脑人。让那个电脑人,去折磨他的大脑。(注释:这个设定是作者听说的,但作者稍加改造了。所以也算得上半个原创。)

这很难解释。也有不同的看法。说不是这样改造的。不管是哪一种改造方法,有一点可以肯定,

反正,这种人根本无法通过世俗的力量,比如警察,医院,或者一般科研机构,来调查处理身体的真实情况,

这是非常神秘的力量,因为随着科技的提高,这种奇特的改造人的大脑和身体的情况,也越来越难以被察觉。

每一代的这种类型的改造脑人,他们身体上的被改造的部分,就更加显得自然,最后已经量子化了。已经根本不属于世俗力量能检测出来的范畴了。

因为,量子化的科技,尤其是这种的高科技。通常是上流社会的人才能掌握的技术。而这种技术绝对不允许被掌握在民间的警察,医院,和科研机构的手上。这不允许。这是政治问题。

当一个人既然成为了这种特殊的改造人,那么,请注意,这种改造人还不算是,强大的改造人,也不是常规改造人。

这最多是一个受到大脑控制的改造脑人。或者,这是改造人的初级形态?

当这种人在一场改造游戏当中,获得了一个胜利或者两个胜利后,他就会变成真正的改造人了?但是要懂得服从。

具体情况有很多种说法,当然,很少有人知道真相。大多数人会死。也有能够成为奴仆人的,那其实只有少数人。

当人说自己获得了成为上流社会奴仆的资格,那其实那只是在欺骗他,是上流社会的游戏在耍弄他,最后,他以为他成为了奴隶,或者大臣,甚至还有以为自己要成为王的。但这些人都会死。这种人都搞不清楚情况。所以不配被改造成为上流社会的奴隶,他们太狂妄了。还真以为,有人需要他。那么,这就是危险的人,不正常,必须除掉。

由于这个游戏非常的隐秘,被弄傻的人,占据了绝大多数,

而留下的奴仆,聪明,谨慎,知道情况,不会乱来。奴仆也有可以成为一个小主人。成为奴隶主,并指导下一场游戏,这里面有很多游戏规则。

一般人没资格玩儿。能玩上的人,都是给上流社会增加了一点小麻烦,让别人多少感到了一点头疼而最终,开始恼火。把这个本质平凡的人,抓到这场游戏当中。

就比如那个宅男来说吧,这是公平的。

在他们看来,就是这又是有点不公平的。谁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可爱的殿宇,和那些可爱的“灵魂”。让你迷恋,又折磨你。让你好像换上了强迫症,就忍不住要和对方接触,又折磨你。你的每个大脑区域,都有一块强迫症。并会不断发展。加强,不断严重。并让你再也忍不住和那些“灵魂”交流。

魔鬼,野兽,奴仆。失去了什么的人。他们,全都拥有神奇的能力,和难以想象的智慧。他们会控制你的换上了强烈强迫症的那个大脑区域,然后折磨你。

但他们的确更懂得什么是尊严。更懂得怎样说话。甚至更懂得艺术,但是你却不懂得这些。他们中有些甚至擅长猜谜。他们什么都比你强。

“但,你不可能赢得胜利的,孩子。”你看看这话说的。

你战胜不了你自己头脑内的那个“你”。而那些通过了特殊的科研,从而介入到你的头脑中的那些“人”。他们在某些思维领域,比你更强。合在一起,总体比你强。你输定了。

这就好像是神明的眷顾。他们拥有超越极限的能力。也许,还有一种战胜的办法。那就是战胜自己的性格?或者,你能怎么办?自闭症的这一种人。通常就是专门加入这种游戏的。有强烈孤独性格的人,和穷人,也会加入其中,他们是最无法抵抗和解决这种游戏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情况,也战胜不了聪明的对手。

游戏有很多种,大多为自闭症量身定做。可能是为了,让他能战胜自己的性格?使得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声音,或者评价。

以及,使得他不在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在乎自己内心的欲望,不在乎自己内心的幻想,不在乎自己内心的自言自语。他可以不在乎这些。战胜自己的性格。听说,这也是一种获胜办法。

别生气,别生气,那就死定了。这种人的那一套游戏规则而言。首先就是别生气。但另一种说法认为,这就是一种比较好的失败。

因为这种人失败之后,最多变成傻子。只有玩过的人才能知道。

玩过的人,也是不能说的。如同变成哑巴。有的就是哑了。语言中枢坏了。或者变成某种缺陷,并且永远,被控制了。

别想说出去。不信,你们就试试,“可爱的孩子们。你们会,非常,非常后悔。”

你会一点一点地受损,一点一点地,或者,骤然,发现自己失去了什么。

“别犯傻,但我们承认,是我们把你弄傻,你才犯傻的。”他威胁道。

这是一个变傻了的宅男,他出来之后,记忆力严重受损。

至于他是怎么把这些记忆说出来的。没有人能弄清楚。也许是错误的整理?但这合理,因为配合一些谣传。

这太奇怪了,这个游戏是不可能被人察觉出的,有一种解释可以这么认为。

有种人,他们通过了游戏,也愿意让自己损伤很大。所以,游戏规则中,某些条款不能透露出来哪怕一点,不会立刻丧命,不会立刻,这就是游戏创造者和执行者的“职业道德”,一种忙碌的道德,一种游戏的道德。有人称呼这道德为契约。

这个契约很神秘,他们不让你看,但他们严格执行,绝对不在契约的问题上执行虚假。而他们谈到契约,会告诉你的,全都是虚假的条款。

所以,如果你自己看懂了契约,你就可以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付你了。但他们给了你大量的虚假提示,和一两个真正的提示,但你别信。

哪怕有最高智商的人,恐怕也不可能真正的把握和从他们谈话当中,看出契约的条款究竟是什么。

何况,能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的玩家。全都是被迫的。而且都是。反正聪明人从不会进入到这种游戏当中。也不会被改造成了一些,改造人。

在游戏过程当中,比如。但也许不会太惨。但如果他知情更多了。更多了,最后太多了。好了,那么,到了这个时候,不能再给那些游戏制造者添麻烦了。

到了一个阶段,那么,他就不会简简单单的死去了。也许,会永远不死。但这是指,求死不能。

他们真有办法,让你最后连自杀都做不到。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有一种猜测认为,

他们被安装到了一个容器当中。但这不可能。

还有人说,他们的思想,被量子科技和空间力量,接收并安装到可怕的星球之内,但这也不可能。

他们可以有远距离的影响力,这谁知道可能不可能。

比如,你乘坐宇宙飞船也逃脱不了他们的控制?

他们是,星河。

别开玩笑了。有人说,这种永远不死,胡说八道。是永远受苦的“人”,胡说八道。是更高等纬度的,胡说八道。

人类不会真的进入到什么纬度,

他们说有一种半获胜者,被投入到这种纬度当中,胡说八道。

如果有人想要少受点苦,就要去寻找并折磨新的玩家,这样,甚至得到一段时间的,快乐。

这就是说,按照契约,如果有人识破了所有的谎言,找到了所有的关键之处,还能完全战胜自己的性格。那么,他可能就是个半获胜者。

反正那个宅男不知道什么是完胜。但不管怎么说。

从来,这种人,就可以成为奴隶主。以后,就拥有奴隶。把这种人,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他们要起来起来。

奴隶主,也要效忠上流社会。

所谓的上流社会,其实在我们这个时代。是别的意思,不再是指古代的贵族。而是指,财团。或者大型政治或暴力集团之类。

一般的力量,掌控不了这种科研,他们不敢掌握。他们会毁灭的。他们,控制不了,星河。

好了,当然不是了。因为那样是会被上流社会排挤的。

会认为,普通的势力,一旦掌握了这种科技,就会滥用。

当然,他们,也喜欢用错一两次,找错了一个玩家。这样的玩家,太丢人现眼了。玩起来不过瘾。感到了有点后悔和失望,好吧,起码感到了。这是一个垃圾。

甚至还有一种更奇怪的观点认为,但是,这可信么?

而只是听说过。那么,谁在掌控呢?

用来对付几个傻瓜的。这不是游戏。

那,要干什么,还有,很多普通人类根本不敢想象。如果掌控这种力量的人,准备玩点真格的。

人们根本就不了解真相。人们永远看到的只是表面的科研,和表面的社会秩序,人们根本不知道社会的真实的秩序,

一个人类根本不可能用眼睛看到的黑暗的契约。也许是真实的?

至于最聪明的人,看懂点什么。但他们,是绝对不会蠢到说出来的。

有没有这样一种情况,一个游戏玩家,能够让游戏控制者认为,这已经不再是游戏了,而必须动点真格的了。

当然不能。这个游戏一旦参与了。你就已经不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了。你不配。

你已经是他们的意愿了。你连自己都掌控不了。你还算是个人,你是个可爱的小马驹,你还有什么能力,

以至于威胁到上流社会,让他们认为,必须对你动真格的呢?其实你可以在游戏过程当中就死去的,让你活下来是另一种玩法。

不,这只是你违反了一个你根本没看过的,不真正了解的规则。你就被玩死了。像个小麻雀。

由于口齿不清了。所以能阐述出来的很少。

那里面的人都爱他。也都恨他。这可不值得破坏游戏本身。

他从身体,和头脑,渐渐的不再受到他自己的控制,是因为他糊涂了。

他怀疑,他头脑内有个被改造了的,也是由脑细胞所组成的一个新的东西,可以被自己所控制。也开始受到那些爱他的人所控制。

他渐渐的丧失了对自己的完美的控制权。严重的时候,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无法掌握心跳的节律。被外界操控成产生各种变化。他的身体,渐渐的离开了他的掌控。是什么在掌控他,

而是力量。好吧,那些人假装成爱他,同时别相信上帝了,他们必须毁了你。

进入这个游戏的人,都是被抛弃的人。

被社会抛弃,被政治抛弃,被团体抛弃,也许也被信仰所抛弃。他们是没有神的印记,也没有魔鬼的印记的坏人。

也等于,被凌驾在这一切之上的所抛弃。没有人能在这种局面下被挽救。你要停止怒气和悲伤。平静且耐心的处理,你只能靠你自己,你靠你自己,也会败。

你必须不爱他们,也不恨他们,你不要听从他们的建议,有些事情上,你应该听从你最愚蠢的最寻常的建议。但要学会休息,要正确休息。你越是爱他们,你就死得越快。你越是恨他们,或者越是怎么样。

他们如果一点点的,他们对你有好感,他们会把你玩得更惨?反正这是一个没有人能看透的游戏。

如果有人知道了该怎么玩,那么,他连说话的权利都会丧失的。

有当人们谈到这场游戏,没有人会相信是真的。通常还是在介入还很浅的时候,选择谈出来点什么。茶余饭后的一个科幻故事。他一定还在游戏当中。一旦游戏结束,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被控制,或者玩完。

这是他说的。“非常热爱这场游戏,非常痛恨这场游戏别被好奇心所感染,也许这也不是解救之道。”

这里面提供猜谜的人,这种人拥有长者的风范。比较好,但连他也要让你承担近乎最极端的痛苦。

而这里面最坏的人,其实你永远不知道谁是最坏的人。你觉得你能控制的,最不怕的人,可能最后让你吓得要死。

这里面最好的人,也许是那些看来弱小点的力量。那些最可爱的力量。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爱,不是真实的爱。相对来说,这就好像是,

监狱长,和囚徒之间的一场谈话,爱你,嘲笑你。爱你,玩弄你。爱你,使用你,爱你,毁了你。建立的临时的好感。爱你,对你狞笑。

不仅仅是一场谈话那么简单。他们觉得你有点像他们他们觉得,能理解你。认可了你的某项爱好,认可了你的某项能力。其实他们才不在乎。游戏方式。要让你觉得,他们爱你。

也许不对。也许这才是最大的错。该怎么打交道呢?你没有办法弄清楚,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他们知道你的一切。你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上帝呀,你已经对我没有慈爱了,我也会丧失感情的。也许永恒的生命也是如此,总会陷入这种情况的。兴许早一点是很好的磨练,就能让人早一点认清并失去这种可能本就虚假的命运。”有个玩家竟然说出这种话。

在游戏中期,还没有完全丧失神志,但已经渐渐糊涂的人。有些会变得非常相信神,然后又会很快的憎恨神,

后来,他被自己的欲望和种种比他更聪明的人所引诱,痛苦不堪,以至于,埋怨上帝。

都没有用。任何人处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么?我们都要体谅。应该原谅。不信您试试。彻底的孤立。你会爱他们。因为你变得只有他们了。只有那些,要杀死你的人。这个时候,你不爱他们试试。

但你再要相信社会或者任何可信的。你开始怀疑自己。你的心都属于别人了。被剖开了,给他们了。扔出去了。你还有什么。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他们不会告诉你任何实话。实话了,也好像是假话。当这样的真话,参杂在假话当中,听起来,看起来,简直比假话还要虚假,这就好像是把珍珠,磨成了粉末,然后,参杂在沙子当中一样。这不但没有能让人受益,反而增加了沙子的总的分量。让你背负的更沉重。

一个傻了的宅男说。他一直听那些人忠告他,不要理会他们,否则,他们就会对他的大脑的研究和损伤更透彻,

还说正准备把他的大脑改造得更像是一个“电脑”。这不是气人么?

说要把他的更多的神经元,用来改造成“微型电脑”。我知道这是气人,我当时就不太理解这种情况。

谁能理解呢?除非你被改造过。

他们把你改造成了一台量子计算机。用高科技,用量子,用所有你不敢相信的办法。这台计算机还不停的折磨你。你的大脑的很多部分,已经变成了量子计算机。让你受苦,他还非常了解你。还要和外界通讯。说有主人了,要保持沟通。是好几个主人。

但最终只有一个,会确认你是他的奴仆。或者认为你没有资格,从而毁灭掉你。请注意了,这只是比喻。你不要相信。

无论听到他们对你说你成为什么了,至于你头脑内的那台计算机,是谎言。因为那是为了研究你或者改造而提问的,人脑非常复杂。所有的线路看起来又差不多。但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真要研究明白也不算太难。就是解码数据罢了。

但如果你不回答,那么,他们也不能很确信,你的大脑内的连接具体是负责什么的。

但大体而言,比如负责感情的。负责某些记忆储存的。又不是所有的记忆都集中在一起,需要调动,他们要求你回忆美好的往事,但却是为了找机会让你想象起来悲哀的事情。联想。(注释:关于回忆往事,这个创意是听说的。并非原创。)

有些记忆还和其他的大脑连接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他们都要研究清楚,在尽量不破坏你的记忆,只是尽量,不破坏你的回忆,你的性格,你的能力。当然会受损。但在尽量不破坏这些的前提条件之内,

至于说把你的大脑的其余部分,改造成量子计算机。但按照他们的说法,请注意,他们可能在骗人。

如果你不理会他们,不提供咨询,不回忆,不和他们交流,不向他们展示你的种种能力。那么,他们就只能随意的改造你的大脑,这样,你的大脑内的许多对你有益的成分,也会被他们理解成为没有用的部分,从而被改造。

这样,就会把你改造成一个机器人一般的人,而不是改造成一个对他们更有点用的人。

你是个机器人一般的人的话,会有语言中枢的一部分,行动中枢的一部分,思考中枢的一部分。但都会被强行控制和改造。其他部分会破坏得更严重。

你就会变得非常的普通或者有点傻。甚至没有感情。至于你独有的才能和特点以及性格。都会被他们当作不存在的东西,而加以改造,变成计算机。这是他们骗你的时候说的,当然,这种说法是他们暗示的。(注释:作者的确听过类似的创意和说法,但是已经大为改变了。并非最完全的原创,但也属于原创。)

反正,他们说得,是在骗你。也许,也许,你真的应该适当的理会他们,但不该理会他们。或者让他们先把你研究透彻之后,再改造你?这样,也能多保留一点你的记忆,和种种的人格特征?你怕吗?

你就被拽开了,这是说你的脑子。你还是你自己。同时还是别人。别相信,

他们会彼此说对方的坏话,又彼此承担对方的责任。甚至揽责任。“这是我干的!”其实是别人干的。(注释:这是听别人说的创意。)

“他是个很坏很坏的蛋,别听他的,也别听我的。”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他们非常可怕和可爱。直到你的,你丧失了很多,越来越低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个游戏,不仅仅好玩。也很无情。

这里面有一种说法认为,不能硬来。不能把人催眠,并放到某个容器当中,让他保持昏迷来加以改造,那样会改造出来一个彻底的非常简单的大脑计算机。他们的目标不是这样。

所以,他们要一边和你对话,让你保持清醒。同时,检测你的大脑的具体情况,因为每个人的大脑在微观上都是不同的。任何一点失误,改造出来的就不够完好。就不接近有能力的人,而更接近于普通的人格类量子计算机。就是改造成一个很像是人类的大脑计算机罢了。

但如果不是改造,而只是研究,就要容易多了。只是解码数据而已。所以,最初的这种技术的起初研制,可能更残酷。

是把人,关押起来,不停的审问。同时用仪器,不停的研究他的大脑内的电流和抽动。

受审者会感到好像在听到梦话一样。这梦话又非常的清晰,

他会感到自己仿佛是一个流血过多的人。一个大脑已经进入到崩溃状态下。努力喃喃的回答这种问话,好像是自己犯下了大罪。

他会仿佛看到了一个坚定的审问他的声音,仿佛一个薄薄的嘴片,一个坚定的人,一个五官端正,又略显刻薄和牢固的人。

好象是一个施刑军官。一个经验丰富的审问者。

他声音很低,发音方法,好像是介乎于用气以及嗓音发音的某种结合部位。声音冷酷,好像在冰冷的安慰你。不断地问你,低声问你。但你感到了一种冰冷和害怕。

你好像是被一个刀子一点一点的切割开。感觉不到疼痛,却感到了害怕和尊敬。

但是这种审问方法和检测人大脑的方法,后来被废黜了。

随着对大脑的研究的不断加深,以及,随着科研的不断进步。后来的研发者认为。这样并不能把一个人的所有的人格,才能,都保留下来。

这样改造出来的人,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会被改造成一个怪人或者喝醉的人。

他们就有了新方案。就是游戏。但不能让所有人都参与。要选。要有特点,要值得他们花大价钱来改稿。同时,他还必须是一个弃子。不然,舍不得乱改。这就叫做,废物利用么。

“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后来说真话,都好像是说假话。”这是宅男说的。

听说有一个超级人物,在不借助财团,政治力量,暴力力量的团体力量,仅仅通过对话。竟然把玩他的人给骗了。

因为,他生活在正常社会当中,保持着正常人所一贯的冷静。他被暗中运用大量的量子科技类的东西,但他没有好像宅男一样的崩溃。他尽管无法检查出来。

他就知道这是超越他的社会地位的能力。所以他凭借高超的智商和天赋的自我控制能力和自我隐瞒能力。

于是,一些检测他的大脑的高科技。误解的认为,他一直在说真话。认定他一直是在表示真实的意图。或者偶尔有一点精神失常了,抽动了几次,产生了一点自我怀疑。但总体他是真诚的。最后,这些玩弄他的操控者们,却发现自己是被这个游戏参与者所玩弄了。于是勃然大怒。就毁了他。而本来,还想要利用他一番的。出了这件事情,和其他一些事情,造成后来研究者们不再敢改造太聪明的人了。那么做。甚至有可能或容易让改造者自己都受损。(注释:这个创意是听别人说的。)

真是个。好吧,笨蛋。自以为聪明的傻瓜。

再后来,这种科技又得到了进步。随着对人类大脑的研究的不断加深,他们开始尝试压制大脑皮层的活动量,减少一个人的思维强度和复杂程度,

然后再通过对玩家的对话,了解了这个大脑,了解不同区块都负责什么。只需要知道,你的这些区块是负责什么的。不需要真话。然后,你大脑内的很多区块,会陷入麻痹状态。(注释:这个创意是听别人说的。)

这种状态,你会感到头部被切割,被刀子削弱了好几层,好像是,被刀子把苹果皮一点一点地削弱掉了。

在这状态下,他们对你问话,如果你感兴趣,并且愿意对话。你说的话,到底真实不真实。他们就能更容易察觉了。(注释:这个创意是听说的。)

你的潜意识被呈现出来,你还会感觉,你有强迫症了。你感到你变得无法控制自己想要说话的意图和感觉。

你说话会变慢,或者变得,有限而简单。而他们则会比你更早的就察觉出你其实想要说什么。于是会把你想要说的话,比你更早的说出来。但只要能掌握了技巧,你也可以让他们说不清楚。但别玩过头。你毕竟不是他们的对手。万一玩多了,会上当的。

或者变的,你就算还能思考问题。但你已经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思维强度了,你也不能压制自己的头脑内的各种思绪。你就会一条一条的渐渐地展现出来。会不停地说。

那么,你会越来越爱他们,越来越想念他们。你上瘾了,你停止说话,就会痛苦。而他们越来越了解你。这大概是第二个步骤。

生活开始受到影响。你怎么了。但不会有人知道,在这个阶段当中,就是所谓的第二阶段当中,谁知道那是个啥。在这个里面,你会变得像个小孩。特别的依赖“大人”,也就是依赖神秘人。所以,这个游戏就是为自闭症患者量身定做的。对付他们最有效。一旦变得好像是小孩。会更依赖自己内心的声音,而陷入到大量的大面积的皮层切割,以及麻痹,就会更加有说话的欲望。

就很傻,却很好奇。愿意不断对什么提问,不断说话,不断听到好玩儿的说法,渐渐博得兴趣。取得他的信任。

这个时候,他的状态是非常奇妙的。他能够思考,能够提问,甚至被强迫症刺激了某些中枢之后,会变得特别想要说话。

而除了头部的各种奇妙的痛苦感受之外。他甚至会怀疑,自己好像比正常的时候。请注意,他会怀疑,但他已经不能确认任何事情了。

然后他就开始被,开始,但这些都是他的。他说,他的,他在和那部分交流,内心的声音和他一样的聪明。大脑内有一块是被改造成了量子计算机,这种怪话。

另外一部分声音,则是外界的,更聪明的,但也会被他影响,不是本质上被影响,是干扰了交流。在于和他交流,

他说能察觉到,这些人,更大的兴趣在于影响他,而不是真为了和他交流。性格都不同。

所有疑惑,所有担忧。所有愿望。这个人的,不是最主要的。他在,最主要的是,他的说法,能诱惑你,能让你感到震撼和感到有兴趣。

你变傻了。孩子。

你变的产生出来的效果是难以置信的。

你会真的在感情上,和神秘效果上。把他们当作某一种家人和朋友。你又会痛恨他们,好像是痛恨你自己,

而在这个阶段当中,你。你距离下一个阶段,也就越来越近了。

在这之后,他们会分成两天,每天都检测一次你的性格。

他们会让很明白的感受到,其实你的性格是由不同的区域所组成的。伤感,勇敢,高速运转思维的区域,傲慢,愤怒,快乐,男人的特征,软弱的特征。还有许许多多的区块,

他们还会不断搭配组合,已经研究清楚之后,他们会向你展示。新的搭配,能让你变成另一种人。他们会告诉你,尤其是你特定的和特殊的区域,你其实在受到着不同的区域的影响,而他们能让不同的区域重新搭配组合。从而让你变成另一种人。

听说其中还有个更厉害的,不仅仅是让你的性格变成另一种人,连思维方式都变成另一种人。你会自己,发现你是彻底的发自内心的准备这么说话和考虑问题了,而且能瞬间切换成彻底不同的另一个人。(注释:关于性格切换和思维方式的切换的这一创意,是听说的。)

你会发现,你可以变成很多种性格的人。而所谓的一个人的性格。本不是一种单一的性格。而是多种性格的搭配组合罢了。而只要关闭一些并重新组合一下,就能改。

他们会让你感觉,自己好像是典雅人种中的某一个民族或者派系的,或者让你感觉,你自己好像是寒星人,或者是古种人。或者是,联邦人。你的性格被他们不断的通过你头脑内本有的区块,进行搭配组合,

而如果你本来的思维和性格区块就比较少。你能搭配组合的类型就比较少。

而如果你本有的大脑区块就比较多,通过他们的手法,他们能让你的大脑内的某些区块被压制甚至被麻痹,另某些区块更活跃,(注释:这个创意是听说的。)

你就能感觉到,不同民族的人的性格了。原来。你根本不是单一的性格组成的,而一直是配合而成的。

他们会威胁你,他们可以把这些区块都破坏掉。让你渐渐失掉这些人格。丧失掉感情,你将不会哭泣。难以愤怒。并再也感受不到幸福。

他们又不断的鼓励你,赞扬你,安慰你,威胁你,同一件事,你做了之后,他们能不断的威胁,又不断的表扬。

你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你开始乱想,当然你也许以前也是这样的,而参与了游戏之后,你会更感难以忍耐,起码察觉到了自己在乱想。

你怀疑自己了,不再认定自己的一些决定,和判断力。包括不再认定自己的性格是不是自己。

你真的足够聪明,会很容易地发现,但你不可能很聪明,他们不会找那种人进行试验。你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意图,他们有看似矛盾的回话,又使用着清醒的神志和目的。

你一旦去干扰他们,他们会陷入混乱。但不是他们真的混乱了,他们无法正常和你交流了而已,但你也别上当,也许他们中有一个人,可能就是愿意被你干扰的。

你会越来越需要他们,他们的确比你还要更聪明,你是个宅男,你不懂社会上的事情。比如某些方面。如果你很笨,你会被他们的猜谜游戏给震撼。如果你喜欢聆听,他们的简单的故事让你震惊。

哪怕不是全部方面,但毕竟他们人多。

那是用你自己的脑神经元改造的,一个量子计算机?你的大脑的不备用的,或利用的部分。或者什么部分。

他们骗你说,他们对你的研究彻底了,已经发现了你从来不使用的那些大脑区块了,那些都被他们改造成量子计算机了。你放心吧。那部分的智商已经形成了另外一个你了。和你是同等聪明的了。

你会发现,你应付不了他们,正如你应付不了你自己。

甚至,你还能控制你的笑容吗?你会感到你的笑容越来越好像是一种特殊的强迫症。不是受到你控制的。你开始怀疑。你不是你。你应付不了那些组合起来的,指导者,或监督者,或者,一点一点毁灭你的人。

这里面有很多种玩法,

起初,这个游戏的开发者和研究者,不是研究普通人。而是研究和审问精神病患者。

起初,他们最熟悉的,是精神病人的大脑内的神经元的组织结构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好端端的,神志也很清醒,但是,却骤然具备了所有类型的精神病人的所有类型的幻觉和相关特征。但却展现的很有秩序和智慧。

同时,你的头脑又异常清醒。那有可能是特殊的精神病罢了。也有可能,正有人试验你的大脑并调整里面的神经元,

他们会说,有些神经元,异变了。结构变得非常不正常。(注释:这个创意是听说的。)

又有聪明人诱导你,并威胁你,说他们可以让你彻底的变成一个疯子。无声无息的变成。

你会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么?因为他们先研究过精神病人。他们才可以让你的大脑内,产生出一些合理的但变异的神经元。并且,非常有趣。

如果他们问你,想不想看到更多的幻觉,闻到更多的味道,感觉到身体上发出的更多的,感~~觉~~,想不想听到更清晰的声音,等等等,

而且,他们说这不是科技产品,而是你自己的能力。只是你不知道,你自己不会控制。但他们的能力可以。

你会同意,你千万不要同意。但你会同意的,按照说法,只要你对其中的一种幻觉,产生出了一点点心理上的兴趣,这就好像是一种,强迫症一样的感觉。

你明明知道这不对。但只要你心理上,产生了一点对这种东西的兴趣。你就会有相关的强迫症的。他们知道,怎么办,他们说他们研究强迫症,是最多的。(注释:最后这句是听说的。并非原创。)

只要你产生了一丁点儿的心理上的兴趣和好奇,按照他们的契约,他们就要认定,你喜欢这个幻觉。然后,他们就会,真的给你制造出这种幻觉。

甚至把你的脑细胞当中的某些神经元,给改造成,这种样子,你有可能就要终生,伴随着这种幻觉而度过余生了。但这是他们造出来的,

他们认为你对这个幻觉产生了心理上的一点兴趣了。你就必须要戴上。这是,游戏规则。

你不是疯了。动心了,而是被弄疯了。

也许规则也许不是那么简单,你看不到详细契约,不会给你看。

他们不会经过你的思考后的再同意什么,他们只在意你一时的心理动向和神经抽动,就是你一瞬间的某个心理反应。并他们认定,这才是最真实的你的内心决定。但你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认为,你在这一局面上,输了,

所以他们就认为,他们已经有权。改造你的神经元了。

游戏,不会给你太公正的暗示。这是玩耍你。他们有时候问你了,你同意,不同意。相信,不相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或者不是明确问,或者有时候,有时候暗示,这都是在,玩儿。

直到你有一天,产生了更牢固的强迫症,并真的怀疑,你是幻觉的产物。然后,你就等着瞧吧。他们一路上给你展示的各种各样的幻觉。渐渐的成为你一生的痛苦。渐渐的。合乎游戏规则的。把你的给那个了。

有一种自闭症患者。本身就会产生一种强迫症。他明明不喜欢这个东西,但却越来越怀疑这个东西是他喜欢的,并且哪怕他不这么怀疑,但也没有用。他明明痛苦,但却总是想起这个东西。比如想要,杀了自己。

比如一个站在山巅的人,总是想要跳下去,哪怕他明知道自己不想要跳下去,

这就是一种,强迫症。而自闭症患者当中的这种人,一旦被他们看中,并且被加入到这场游戏当中。他就死定了。

据说,这种人还从来没有能通关的。(注释:这个创意好像是听人说的。)

他会总是想起那些人说的话,总是想起那些人的威胁和理由。他明明害怕了,却总是想起来了。而游戏规则规定,

只要这个人总是想起来他们所说的某句话,或者某个暗示,或者某个诱惑。那么,就认定,这个人爱上这个了,就要把他的大脑,给改装成这种样子。并按照规定,要附加一些痛苦的惩罚,有些是极端痛苦的惩罚。

您知道么,别问。

好了,他们活该。

正常人,不会被游戏控制者所看重的。因为,他们会禁止一般的财团,和一般的政治势力拥有着这项权利。所以,你要是加入游戏,虽然你最后会完蛋。很少有得胜的。但是,这起码是,一种死亡游戏中的高规格的。

或怎么说么,不是平民能随意就参与的。

这是傻瓜中的航空母舰才能参与的游戏。当中。虽然他没救了,

但是,荣耀,玩他的,毁掉他的。是个上流参控的游戏。起码是中流。并且是被上流严密控制的中流,也就是特殊的中流。

玩这个游戏,有男有女,还有孩子么。不。你太容易爱上他们了,真的,你会恨他们,但是你又真得容易那个上他们。但千万,别爱他们,也别恨他们。别听他们的。他们让你爱他们或者让你恨他们,别听从。

等他们对你研究透了,再加上对一般人的研究,你会感受到兄长的爱,父爱,小朋友的爱。同等爱好和兴趣者的爱,弟兄之间的爱,哥们儿之间的爱。叔叔和侄子的爱。小孩子对你的爱。萝莉对你的爱,还有,受虐狂对你的爱。以及,几个适合于你的爱。

至于对女人,应该也有对她们量身定做的几种爱,非常合身。

你没办法不爱他们。你一听到他们的语气,别说内容了,仅仅是语气,你还会觉得你对不起他们。你会觉得是你对不起他们。你就想要为他们哭泣了。但别哭,要控制住。

之后,他们又会嘲笑你,威胁你。让你闹不清楚这是怎么了。但你要明白,你正在渐渐得跌入深渊。但别怕。千万别怕,这样能坚持一些。不久,他们就在你面前无奈和诚实一点了。但不是真正的诚实。而是也许快玩到头了。也许你快解脱了。

因为,你所无法理解,只能模糊理解的情况,就是在入圈套。

而一个成年的社交非常熟练的人。非常聪明的,他们能比较清楚的,察觉出这种互相叠与相反的爱恨表述,其间的某种目的,能察觉出对方的真实目的。

但他们不愿意招惹聪明人。否则,以至于,连游戏的监督者,都快要不敢玩了。因为监督者都会发现自己都被看透了。(注释:这个创意是听说的。)

对他们这种人,应该会用别的游戏,而不会用这个。

所以,这个就只是专门对付自闭症或者孤僻人格的人的。对这种人,这一招最管用。能死死压制,

如果你是一个自闭症患者或者长期孤独的人呢?

如果你又遇到了这个游戏,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你不断说谎,不断说半价的真话,反正你听不出来。他们还敢反复的对你表示爱恨,你就算察觉出这里面有目的,你也看不透。

一个大人可以不断的欺骗一个还算好玩儿的小孩。反正这个小孩看不透大人在干什么。在说什么。

但这个大人,胆敢这么对另外一个大人这么随便逗弄和说谎么?他只敢对孩子这么玩儿。但请注意了,

这里所说的,这里所说的,只是。这个游戏,真能把你弄疯而已。弄傻,好,也有弄死的。

而且他们不断说要杀了你。而且不是简单的杀了你。这可不是在执法。这是在,玩游戏。

别找死,小心点。你还不明白。你怎么了么?


我以为多么需要真实,但我总是生活在虚幻当中,逃避真实,我曾经热爱故事,而不热爱咨询,后来也不查探咨询的真假。我曾听信谎言,信以为真。我听信不完整的咨询,以为那就是真的。我上当受骗,且自得其乐。我把对我说真话的人给害了。而把那些对我说假话或者半价的真话的人,当作了大臣或者朋友。我会杀死说真话的人的,我不需要。

这是其中一个人说的。但不是那个宅男说的,是他认识的一个人,或者从什么地方看到的。大概意思只是说,他们需要的是真实的谎言,或谎言的谎言。

但根本就不能了解真相。我热爱这种奇怪的故事,但我相信规则之上,另有规则,

但您别总当作外宇宙人之上另有外宇宙人。

制定规则的时候,可能会定错的。只是可能而已。游戏规则之上,还有别的游戏么?

他会死,但这只是游戏的一个环节而已。杀掉一个弃子,但您不是在玩游戏么。把一个棋盘上的没用的弃子,弄疯,弄傻,或者杀了,

对您下面的这整个棋局,不会有影响。十年二十年后您就能赢,还是,还是别乱说了。

一个生活在二次原世界的宅男。他能够参与游戏么?他如同是观摩的时候,被推下去,然后,被踩傻了而已,

疑神疑鬼的,他以为,他真地加入了那场游戏。但也许实际上,他不明白到底有没有他的游戏档案。

或许可以购买,或者,永远看不到档案,选这么一个人,来玩玩。

有一个相当诚实的人参加了这场游戏,据说后来他都快觉得自己是个骗子了。尽管他总是说真话,游戏的玩法。他能让你怀疑你自己。你可以尝试一下,不一定能活着走出来,很难。

也许是死着但走出来了。但你不再是你了?

如果你喜欢哥们儿一般的感情。你就能遇到很多符合你生活和社会环境的哥们儿,他们说话,表情,态度,总能让你感到合适与社会生活。把你打动,然后你越陷越深。最后受到惩罚。

你热爱游戏,那么也一样。热爱读书,那么也一样。你热爱写作和艺术,那么也一样,如果你什么都有兴趣,那你就什么都有,宅男就是这种人。宅男一般的并且喜欢吹捧的聊天,那么也一样。喜欢的和恋慕的,

大哥的或者叔叔般的,那么也一样。你喜欢领导么,那么也一样。而且还有各种领导呢。别误会,你喜欢听从教导和指示。他们会安排一个难题,让你不得不找领导去请教,的确每句话,都说得比你更好,你是个宅男,会给你安排一些这种你应付不了,又感到很真实的“场景”。

你喜欢魔鬼,魔鬼会来的,你就好像是某一种的邪灵附体一样,

你会感到每次呼吸一下就听到一句话。你会不敢呼吸,或者大声的喘气,避免听到魔鬼的声音,

你会憋气,或者胸口不断的大声音的呼吸,

您见过教会,在驱赶邪灵的时候,那种人的样子么?通常是女人,或者,女人的呼吸,或者,不男不女的人的呼吸,好了,反正,她们很容易被这种魔鬼所控制,

当她们的胸口被魔鬼带动而呼吸的时候,会感到那不是她们自己在呼吸,而是一个灵魂,在她们的胸膛,和肚子里面,在呼吸,很美妙,很温馨,一个缓缓和你说话的男人或者女人,或者不男不女的人,在告诉你,他是撒但,他爱你。他说的每句话,都能够让你惊奇,害怕,和感到喜爱,

但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你的脑垂体,会分泌大量的奇怪的东西,感到幸福。这是被控制和操控的,这不是邪灵,而是在模拟邪灵的科技。

不久,或者最后,你会发现,你所有的呼吸,都很难进入到肺部,仿佛空气,被你的肺部和肚子当中的灵魂,给吸走了。

很多女人,就是这么被撒但所征服的。她们最后会大口的呼吸,会憎恨撒但,(注释:这是听说的。)

会无法行走,脑缺氧。会来到教会,会躺在那里,会不断大声地呼吸,和咒骂撒但,或者咒骂什么她们不敢骂得什么。

然后,宗教人士会揪住她,但很难救活或者很难改变她的情况。

很多种,有些是男人的,有些是女人的,女人被附体的一种。和男人被附体的一种,也许不完全一样。

男人被这种东西附体可真有点丢人,您可别,否则,可就下不来台了。好了,最后,无非是死掉,或者变成一个傻子。

脑缺氧而已,最多傻了。通常不会死。科技也能达到这种效果。您不信么?

他们也把古代文献中的遭遇,给记录了下来,然后想方设法的,运用到了这个游戏当中。有很多很多种玩法。可以详细介绍一下,

这里面,还有一种,也和古代宗教的遭遇有关。但宗教是无辜的。

因为这是科学家,在看到了古代文献之后,才当作了一个有趣的玩法,移植到了科技类游戏当中。

折磨一些傻子。让人害怕,让他们和她们都觉得自己自作自受。让这些人变成傻子了,仍都觉得是自己的错。还有一些,还有很多,

比如,双声带,这其实是,控制了和影响了你的喉咙周围的组织和结构。并且控制了你的脑神经,让你自己说话。但说出来的声音。不像男人,也不像女人。

而是双声,且完美的融合了。并且,不是你说的。但你控制不了了。这些都是从古代文献当中学来的。用来惊吓游戏参与者的。

您可以玩玩儿。对身体有害。玩的时间长了,很多人哪怕能够勉强玩出来一点规律,并且能得救。假设这样的。将来他会变成一个,苍老,衰退,大脑智力严重下降,并且声音都变得可怕的人。

包括心脏。也被摧毁了。因心脏节律被控制,而心脏渐渐衰老。这是游戏规则。不能让这种人,活得太长。哪怕他能走出来。也不行。

如果要毁掉这个人,或者这个人在玩游戏中太失败的话。您要理解,这是两码事。

孩子,这不是真正的撒但,不是。

这是什么呢,一个你心灵的回响。一个仿佛比用气息说话,还要深沉的灵魂的声音,在你的脑海里面,传来的不纯粹是幻听。也不是耳朵的声音,也不是空气的声音,而是更加温和,让你放心,不会让你怀疑的听觉类幻觉。还有很多种呢。

但这是谁呢,一个爱你的人的声音,比你耳朵听到的更虚无缥缈,比幻觉更加真实。

你得罪他了。

他要,给你点,教训。这是游戏流程,请明白,游戏流程。但你会脑缺氧的,他会让你的大脑的微循环被堵塞住,或好一点的话,只是让你感受到强烈的窒息感。

至于嗓音那个,那也不是。而是另外一种。那算好的。那算是最好的一种了。

至于很复杂的,难以描述其特征的。简而言之,你走到后面会发现,你战胜不了他们。并且其中比较好的,都是你碰到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听到一个字。

而且你就算不想碰到,你的身体也会自己动起来的。

你的每个部分,发出来的字,声音,和性格,都不一样。你可以爱上某一个。也可以都喜欢。但你会后悔。

还有一种,是你的身体的皮肤下,会冒出一个跳动的小东西,他们也非常可爱。这种力量如果达到最后,你浑身都会抽筋的。皮肤,神经,都会如此。他们还能控制你的一些指头按照一种你自己绝对做不出来的诡异的角度抽动。还能让你的某些肌肉区块,并以一种你以前哪怕在完好的时候,你也根本不可能自行控制的方法来抽动。但这种比较可爱,也许也比较厉害。但他们可能一直在帮助你。直到,不再有必要帮助你或者不再想要帮助你为止。

这也都是从古代文献上学来的。但科学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毕竟是科学,或者更隐蔽。或者,那就不能太明显得浑身颤抖或者皮肤下有灵魂游动了。

随着人类科学的进步,有些绝招,已经不能太明显的用。避免被普通的医院或者警察所发现。所以,也就越来越隐蔽。

比如那个皮肤下,有流动的灵魂的那种,后期就仅仅是感觉,再也不敢随便的囊起来的。或者,不敢随便的,浑身颤抖了。她们都很可爱。别怪她们。往往是女孩子或者小孩子,控制这个科技。

但别的,喉咙的,呼吸的,这些东西的声音和脑海里面的安慰,则是大人控制的,他们分工明确,在这一点上,非常符合游戏规则。

每个人控制你一部分的大脑区域或者身体神经或者身体区域。

你难以辨认,但这是不同的人所控制的,但他们会说谎,会说这是同一个人,会说这是很多人。但谁知道呢,他们能彼此学习对方的语调,但你还是能察觉到一点,

如果有很多操控者,在对付你一个人,哪怕你是一个宅男。孩子会帮助你,孩子们不希望大人成功。

大人则不怎么理会孩子们和女孩子们。你是喜欢大人,还是喜欢孩子,在这场游戏当中,很快就能显示出来。

你应该喜欢大人,但你会,得到孩子们的爱。他们会不断告诉你这个宅男。那些大人们都是骗子。并且说:“我们也是来伤害你的。”

孩子的谎言,就是这样的。

而你一个人,会具备了许多大人和孩子的声响,分工明确,话语清晰,气息特殊,声调也不同,发音方式也不同。

幻听么?那并不好听,也许也有好听的。但幻听有好几种。很多种类型,真不知道该怎么区分。

这都是对精神病人进行大量研究之后,才总觉出来的。并运用到科研上,

但这里面又让你感到敬重和喜爱的,或许是一个孩子的笑容,但旨在下一刻,就立刻变成了冷酷。如同贵族一般。你会非常的,后悔想要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或者成为他的宠物,或者成为他的仆人。

他会为你发笑,也会立刻冷酷的理解你。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控制者,都在加强对你的某个区域的控制,最后,你所有的区域,都被渐渐控制了。你就要被杀了。

还有很多。以及还有很多种难以置信的变化,所有这一切,你永远理解不了那种感情。也许有人能。

但对于一个性情孤僻的人,或者对于一个,或者对于一个,傻子,一旦介入到这种复杂的人际的,并且无论他走到哪儿,都会被这些人围拢,与他攀谈,他无论接触身体的哪个部位,

哪怕是他哪里也不接触,他躺着还有呼吸和聆听,哪怕只是他走路,他的脚下都能发出声音。他无处可躲。当躲无可躲,你会很憎恨他们,或者间隔的偶尔爱上他们。

好像是亲人,就无论是否合得来,也必须整日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也会产生感情?

这并不好玩儿。这是死亡,是地狱。是可怕的颜色和可怕的感情。会折磨你。而不是放过你,让你独立。

这个人有点视力问题,他看不清楚颜色,从来不确认自己生活在虚假里面。当然他也挺喜爱这个世界的颜色。不觉得太严重。

后来,要杀他的“亲人朋友”们。就告诉他,什么是真实的颜色,问他要不要,改称这种颜色,

他们能改变他的大脑。让他可以变成正常人。以后他看到的就不再是一个错误的世界的颜色了。

代价也有,但不必说。他们只是要给你东西,让你看明白,世界的真相。

还有人说:“我们不负责这个,但我们的某个部门可以负责这个,你可以付费改造大脑。”

但他们真能让你看见几次,你回味起来真实的世界会着迷的,那里更真实,冰冷,和阴暗。却更完美。更全面。更细致和更高等。

好像加上了所有光谱的树叶和田园,调色到了,沉重的地步,

光明,已经无法动摇这种真实。就好像是无法抖落下上面的颜色,

那个人,以前宁可看着虚假的世界,而因为那样,傍晚也好像是黎明。

这太愚蠢了。他以为他什么都不要,别人就能放过他。但不是。

何况他还带着个不全面的光谱的颜色。和那种自以为是的,那种不全面的话,不完整的思想,去和真实的幻觉对抗。

对他而言,他就是个水彩画,根本挂不到油画旁边。

可是他不自量力,恨他的人越来越大。

当真实闯入了这种人的生活。并用一种虚假的方式,闯入他的脑海里面,让他知道他有多么愚蠢,让他明白他有多少错误,他只是一个傻子。

这是一种真实,对虚假的炫耀。

是把许多壮阔的,复印出来的最美的油画,挂在了儿童的展览厅。

这个时候,这个傻子会以为这是幻觉么?这是真实的艺术。是真正的聪明。是完整的颜色。

他连看见的世界都是虚假的。又怎么可能画出一幅好的绘画。

所以需要需要向他炫耀,强大和成熟。完美和真实。

而是为了,怎么了他。比如,让他死得很惨。

傻子,疯子,被活活的折磨。成年人不容许孩子的亵渎和玩笑话。成熟的人不允许傻子随便评论社会的特征。

那太可笑,太无趣了。他不是不可以开玩笑。但要会开。

哪怕他知道什么是伟大的玩笑,好像是联邦人那样的玩笑。他哪怕也说。他说他知道。但他既然学不会。早晚,他会得罪所有人的。

得罪人从东方,直到西方。

他活得越长,得罪的范围也就越大。

真正的殿堂是恢宏的,哪怕是小的屋子,只要他们懂得石砌,

而傻子的脑海里面。不比天上的立约的彩虹,可敬多少。何况他还会画得很傻,更惹人反感。他触犯了天国的约。惹怒了地面的石砌的殿堂。又惹怒了更深层的烈焰。

他既然惹怒了天上和地下,激怒了各方,他总要付出点小代价。这就是那个宅男。一个宅男,他不懂事,乱说话的下场。

他连生活都难以自理。那就付出代价吧。既然他胆敢去激怒那最神圣或最高贵的人们。

他们就要你的脑子,让你明白,还要羞辱你。然后,才考虑杀了你。这是在杀人之前,对受害者炫耀后的杀害。这是先折腾你。

但不轻易地给你一颗子弹。别想,那么容易的就玩完,别怪他们,这就是政治。不,他不配,这是场游戏,

愚蠢的人或者儿童,不配谈论,神圣的殿堂。或者神秘的殿堂,或高贵的殿堂,而他非要全得罪了。

他们有点体谅你,所以会让你玩个游戏再死,你要想想,你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愚蠢的人,不但身体偶尔被控制,但越来越难以摆脱对那些和他说话的人的声音和劝告。

再后来,哪怕他躺在那里,也感到了身体内,骨骼和内脏被抓,并且,抓的时候,每抓一下,就发出一个字,

后来,他听到了天上的声响,好像是有人,用锤子敲打天上的板块,每次敲打一下,就伴随的沉重的发出一个字的声音。

再后来,他听到世俗的人的谈话,越来越断断续续,他的负责听觉的脑细胞,被破坏了,但不是完全破坏,而是偶尔的破坏,让你听到一句话,却听不到下一句话。

他感受到了身体的颤抖,震动,和种种的伴随的劝告他。

他们让你,闭嘴,闭嘴,或者听他们的话。

你想要什么,他们都可以努力给你。或者不怎么费力,就能给你。你想见识见识么?立刻就可以,将来也可以。但要听话。

你想要什么?上帝的恩准么?不难,

但你会忘记字母表,忘记电话号码,忘记很多事情。忘记你刚刚想到的事情。也许会忘记童年。连个傻子都做不成。

你想要死么,都可以给你,这也不难,

但如果不听话,连死亡,都不会给你。你知道那意味着。你也许不想知道,

一旦你选择了一条路。人在孤独的时候,会非常脆弱。

当你无法倾诉。当你在有些时候,特殊的情况下,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你的双手自己抬起来,

当你看到眼睛都开始难以正常看见东西,周围的一切或者凝聚,或者锋利的散开,你无法控制自己的个别时候。

当你无法用嗅觉的察觉真实世界,他们会给你制造嗅觉,你在一个没有味道的房间内,

他们不断地让你闻到,药水的气味,香味,和烟味儿。什么的味儿。但你能感觉那都是幻觉。

他们认为不满意的,傻乎乎的话。但你除非说话更加典雅。更加符合标准。符合要求。

别再用庸俗的语言,却说连庸俗的人都不爱听。并感到恶心的话了。

他们要惩罚你,如果他们不断地让你闻到臭味。并破坏你大脑内的嗅觉区块。

有些时候,你的感情也在一天天的失去。他们想要让你笑。你才会笑。他们能刺激你的那些脑细胞,让你忍不住要笑。你感觉得出来,这不是笑,而是强迫出来的。其它的也会一样。

如果你不哭,你就会变得非常的坚强和充满了狞笑。因为,你哭不出来,除非他们让你哭。有各种办法。

想要让你痛苦有的是办法。

但他们还可以让你不痛苦。但这不是更可怕么?你丧失了感情。感觉不到痛苦了。

哪怕偶尔又建立和恢复了一些。他们也是,可以用最清醒的话,或者问你,或者安慰你,或者劝告你,或者拉拢你。他们轮番的车轮战的上来问你。你想干什么,想不想死。

可是你却,只是想要笑,却笑不清楚,并不痛苦。有时候连发愁都快不会了。后来连蜡笔都快要不会用了。

他们,可以让你丧失所有的感情,和所有的才能。会告诉你,他们会一点一点地来。不会让人看出来,是他们做了手脚。

而抱怨,祈求,希求,爱,怜悯,和祈祷,或者想要和他们交个朋友啊什么的。这些都没有用。反而在让他们更严厉的控制你。这些都是什么招数,这对科技能有什么用。

对控制者能有用?越是这样,就越是被他们控制的严重,这是游戏规则,

只要你对他们有所恳求或者有所提问,只要你对他们动了一点念头,只要不小心想起他们,或者哪怕不回想起他们,

只要他们让你自己碰到自己的手指,张开你不小心张开口的说了什么的话的口,只要你走路,或者呼吸,他们都会有不同的,负责这个大脑区块的一个负责人。来惩罚你,或和你对话。并加强对你的控制力度。

你如果会想起来他们来。他们就控制或破坏你的这一部分大脑。这是游戏规则,

游戏开发者认为。只要玩家想起你,你就有权控制他,或者破坏他,

你逃不掉的,你如果有强迫症,有这方面的神经特征。或者很孤独的人,肯定会被控制。

这是得罪了他们的代价。他们不会轻易的决定枪杀你。不会派遣枪手,而他们会这么玩儿你。

游戏规定。是自己找的。谁让这个玩家,想起我们呢?这样下去不行,他这样下去不行。

想起这些人中的这个,或者那个,他们中的负责这个区块大脑的人,就有权随便的改造他的大脑,随便。

看看吧,在你的大脑的所有的区块,都有一个负责人,你正控制你的手脚,你的头颅,你的嗓子,乃至于眨眼,呼吸,说话,只要被控制了这个大脑区块,他们也就有权控制这个区块,

他们还要让这个区块,和其他的什么发生“联觉反应”,让你不得不听到他们的说话。

你听到了,按照游戏规则,就规定,他们可以加强对这一块的控制,当然也有一个底线,

还要看你到底会不会爱上他们,喜欢他们不喜欢,恨他们不恨。以及理会他们没有,

你只要动一个念头,那,错的就是你。

这就是,上流社会,玩弄宅男的游戏。这就是规则,他们在损伤你,但又有借口。

如果不过瘾,或者,他们不敢?好吧,那就玩玩。

不过,你也确实变傻了。越来越。尽管很慢,尽管有一个过程。

还有一种说法,外宇宙人,这是他们说的,他们巴不得你这么想,对他们有利。因为更好玩了。同时可以隐藏起来,人类发现不了外宇宙的入口和轨道。平常人更不行。

人们相信,外宇宙人,尤其是对于一个宅男来说。他会相信,这是外宇宙人的手段。

不然,他们告诉你很多美丽的故事,他们告诉你,一个银河的核心,拥有一个集成电路板,是他们创造的,你信么?

他们告诉你很多事情。说这个世界不是真的。但也不是假的。那些美丽到了极点的故事,让人变得,越来越那个了。

你会觉得你其实是个机器人。连他们也是。(注释:这个创意是听说的。)

还有什么呢?我记性越来越差了。那些复杂的对话,那些痛苦的也充满感情的交谈。我聆听这类故事内的情节。还有那么多,能像我展开画面的故事。

已经以回想起来的。对,这只是对付人的一种手段。但不粗鲁,

不是邪教徒粗蛮的站在你的脖颈后面,挥舞他们的大刀,

而是,让你沉浸在种种的美丽的故事中的死亡。衰老,身体,感情,感觉,和思维。渐渐的,想象力越来越低,语言越来越傻,人也越来越痛苦。

生活么,你不是,没有生活吗?你不是,本就愚蠢和可怜的一个人么。也许邪教徒杀你更痛快不是么?

但这是量身定做。这就是文明人的仁慈。

他们帮你选一个道路。帮你选一个,消失的办法。一个灭亡的办法,一个渐渐毁掉的办法。

你会留下一些近期的记忆,也许更遥远的就记忆不住了。会留下一些最重要的记忆。其他的细节就遗忘了。

如果你,你会发现,你还能回想起来你幻想的一点情景。但越来越少了。

你惹怒了不该惹怒的人类。这是你的罪。

你的同族中的,或者可能是外族的,要杀了你,他们都有这个资格。有句话,叫做祸从什么出。

他们有资格,帮你量身订做一个,最合适你的痛苦乃至灭亡的方法。这里面还有很多美丽的故事,和惊险的对话。可是他忘记了。忘记了,后来,也没有人信任他了。

有一个作家非要描述下来。后来,也变成了和他类似的一种人。



[注释:本稿修改后于2016-6-6日。]

[注释:原稿曾于2016-5-20日发表在博客上,原文已经删除。其中有不少内容是听说的。但注释可能不太完整。但基本上注释完整了。主要是作者头疼严重,最近精力不济,所以总是拖延。并且,会越写越差的。]

评论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