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荷乐网 返回首页

spelltre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gogodutch.com/?3214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旧小说整理第十七部 第502篇(稿四)

已有 264 次阅读2016-5-14 02:48 |系统分类:原创| 失眠症, 小说, 国家, 地球, 电脑




【续文,接上稿的后续。。。】

我只能记住一个梗概,当时非常感动,看了很多这个的周边。因为他喜欢胡思乱想,接受不了外界的过于严厉的批评。也就是写这个傻故事的人,他这个人有毛病。因为这不符合科学。但他热爱自己的祖国,但又仇恨自己的祖国。原因有很多种,

比如他的发言因为不正常,常常被祖国删除,而他这个人又心眼小,喜欢闹脾气,乱发脾气的那种,就乱发脾气吧,他早晚会后悔的。

何况宣传造成的,据说在他的时代,好像是在地球,但地球文明的文献保留有限,当时主要保留了最重要的历史文献和科研文献。之后漫长的时间内遗失了不少。据说,那正好是地球人的电脑文明时代,造成他看到了很多不利于祖国的宣传,使得他觉得祖国有很多缺点。

他爱国家有可能是真的,但这种事情无人知道。这个应该是货真价值的吧,他思想有些问题,容易偏激。然后,他在写完那篇小说之后,就被两头的人所仇恨,一个是他的祖国,已经快想要打他了,

另一个是,宗教势力,据说也想打他。后来,结果,他竟然被两边的人,联合谩骂,他就决定发疯了。尤其,自从他写完那篇小说之后,大概过去了一年,他就患上了失眠症。使得他无法做梦,也就因为他失去了至少一半的灵感。也渐渐使得他忘记了如何描写一些比较美妙的或者显得比较独特的吧。或者甚是幻梦的吧的场景。

骂他的人和看不起他的人,之后也就更多了。不在光是祖国的政府,或者说,部分宣传机构吧。以及不再是宗教势力的。而是曾经看过他的小说的人,他们也开始批评他,说很失望,说他的作品,越来越不像作品了,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尤其相比是他以前所写的。怀疑他是已经疯了。

他就越来越睡不着觉。也就越来越不能写出原来的梦境一般的场面。我只能记住他的故事梗概,通常他的全书,好像是无数的梦幻组成的。但他描摹的也很疯狂。

后来,在他发疯了之后,他写小说的描摹倒是不疯狂了。因为他已经写不出来了。在他发疯了之后,他就开始胡说八道。

先说,宗教人士,打了他,把他打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情。但他不是故意说谎的,很可能他哪天走路的时候,就是觉得有人打过他一下。但这只是因为头疼。他还说他脑部受损了。但其实医院检查后认为,他脑部完全不正常,但没伤。后来,就说出了更让人受不了的话,乃至于他的祖国都要真正对他下手了。

他竟然,竟然说出了这么恬不知耻的话。这简直都不是一个人能说出来的。他好意思说:“由于,似乎我坚决的拥有,但不是人们所以为的罪过,而是偶尔发狂般的想象力,这有罪,我什么都没做。我还有尊严。也有点闹情绪,我不够宽阔。好了,我的祖国,或有一个国家,就有了一种办法,竟然让我每天睡觉睡到一半,还没有做梦的时候,他们就在窗外用电磁波把我给惊醒,让我无法入睡,他们就人影一闪。便可以说,以后我写的东西什么都不是了,这不算什么。但我更为自己的意识中想象中的罪过而感到悲哀。我也要怎么也好,如果有人要利用国家机器,或者是什么机器,什么新潮科技。来折磨我这种类型的坏罪人的睡眠,所以,我,我真心原谅他们。我。我要,好吧。他们可以杀了我,或者把我弄得睡不着觉,弄傻。罪过。我只是想要休息。”

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您想想吧。这种人,根本就已经到了,后来他的祖国终于决定对他下手了,因为已经不能再容忍他继续胡说八道下去。因为这种人,确实是不能任由他胡说的,

一些民云人士,在听他说完这些话之后,一方面嘲笑他,觉得这不可能。另外一方面,还真有几个不开窍的,竟然想要利用他的话,来攻击他所在的管理者。

等他们稍稍明白过来了后。才说:“当初我们怎么曾经想到过利用这种人呢?这是,”

“我们用过。”

后来民云人士发生了内斗,他就被,当成了一个疯子的地步,他开始发疯,当感到了全世界都已经不接受他的想法了以后,当人们对他的最后一点点地容情,都已经不再给。

他说:“我是,外星人!”(注释:这句话的灵感来自别处。不详细介绍了。)

他还发生了一系列的难以介绍的可怕的情况。

比如想起了童年,我被这样的怪人的故事所感动,长大后,了解他的人生遭遇,但我真的有点困了。但看过一些创作方面的书,可惜一知半解。

比如,作家可以有压抑的性格,但必须很少有压抑的精神和这方面的志气,起码他可以乱想象。在思考的时候,或许不能有一个办事的成年人的逻辑,但最终,却要拥有总结的逻辑。起初只能像是一个傻子的这件事情。到最后,却选择出一位美好的像是好想法的。哪怕实际上还是似是而非。他拥有了大量的思路,最后一刻,再作出鉴别。

而有一天他可能就会做不出鉴别了。任由作家这样发展下去,他的疯狂越来越强大,他的逻辑越来越薄弱。有一天,会在他最后作出鉴别的时候,那个也将变成了,越来越薄弱的一个盾牌。

而一个国家,按照通常,对他起码有对一个臣民的起码的最低限度的关照。

但也有人说,国家虽然愿意保护这种在实际上只是普通人的一个作家,也确实并不在乎这种人的东西,但问题是,可能有些能让国家略感忌惮的强大科研组织或者什么组织,他们确实想要抢走这个作家的小说,所以,他们才说服了国家,然后当着国家的面,用高科技把他弄傻的。但后来的行动并不顺利。但都是一些无稽之谈。太天真的才会相信这种事情。

我好像是个文武双全的人。好了,最近太累。坐车劳累,入睡太长,眼睛还是有些问题。又不相信医生。我有一个眼睛仍看不明白。远的,有时候当成近的。

黑暗中天空色的浪潮似乎在涌动一般,这里有一定的大气层的星球上会有云层,可能会伴随闪电,有龙或怪物的闪电,奇怪的在这个星球的天上,组合成了光的古怪状态,后来这种振动,从天而降,似乎有野兽形态的闪电,从天空后来消失了,凭空消失,然后,又好像从低地冒出来,

之后就看不明白是从天而降,还是从下而上,有人说发生了震动,无论何种原因,有一次巨大的震动,把我震动得倒下,还以为是地震。而仿佛有兽,从地下冒出,我突然记得有一种诗篇类的说法,但地下也是神圣的脚凳,也可能是神圣的力量,从下面出现,理解为惩罚和罪恶,通常难以被人分清楚。也不是兽,而是天降的,或者是大地如同摇篮。

我就要沉睡了,万一是地震。后来我看见了水,可惜这不是奇妙的梦境。因为非常简单,也深沉难测,天上有闪电可以穿透这层水,而水也有抵达不了的深处,可我的想法也是这样,十分简单。难以复杂起来。时日无多,难以入睡。我还记得一些往事,

正如偶尔想起来。他死了。但是后来有点不正常。是先傻了,然后才死了。而不是什么疯了。后来的一些人认为。他的情况也许是一个遮羞布,但也只能当作花边,这种人的花边。不过倒是有宗教的人,为了辟谣,而疯狂的抢夺了他的尸体,还在那尸体没有落到世俗的某个国家政府的手中之前。快速把他的尸体在一些安排下,进行了一个扫描检查,然后才火速交给政府。他们最终发现,他的脑细胞有严重的被破坏的现象。又联系他生前的时候,发言呀,所说的话呀,

比如他曾说,他突然感到,脑袋曾被强烈的麻痹所影响,沉重晕眩,手指变得仿佛难以加以控制,甚至发麻等等,

有人开始怀疑,他生前,是否被强烈的类似辐射但有所不同的东西所影响,可能是卫星射线,可能是量子技术,可能是一些邻近的高压辐射物质,无意中的或者故意的对他的脑部进行了严重的摧毁,所以他没有疯,而是变成半傻,才说出了好像疯狂话。

当一贯本就是一个怪人的,也就是想象力有点疯狂的人,再加上一傻了后,变成了这幅样子。

宗教界的人要这么办,并说出上述这些话,不是要拥护他,因为有人说,他死于宗教。之后加以化验的结果,人们才怀疑,是否他是被科学手段所暗杀。而不是宗教手段?而这件小事情,当然并没有值得引起国际重视或者争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还是显得很不美观。既然连国际政要会被杀,尚且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一个作家。

但问题是,因为,他们憎恨这个人吗?这个说法,被理智的人,所否决。可能是一场研究试验?但是人们却无法说明白。后来,这个人,就这样,死了。死于他的愚蠢,和乱说话。正如,他自己常常写的故事一样,主人翁死于他杀。但不是自杀,

后来。我看到我已经醒了。并站立在一个残破的,到处都是碎片的车厢内。其中有一节车厢,甚至整个被掀开了一大部分,里面是座椅,和一些在座椅上的尸体,那一节车厢,简直没有过道,全都是小型沙发一样的座椅。

外面,是兽。

当然,我相信,大家都这么说。可是,乱七八糟,眼睛也看不清楚,头部也沉重发麻,如同有光环和压迫的力量,虽有少数几道好象电流的小东西,但头部比较顶端的整体,却不同于电流的发麻,而如同有一些奇特的震动在上面略为的轰鸣,就好像是近视眼,甚至发白,太阳穴两边,各有一个发麻的比较大的中型板块,我这是,被震动给碰撞的了,但他们会不会也是呢?不,应该不是,他们可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战士。

也许,我是个战士。也许,我会看清楚了。但现在,只能凭着,这股,傻劲。我走过这节车厢,去看看别的地方,有武器,但我看见了兽,无法挑选武器,但还不知道是哪一种,等我看清楚了,才能决定,是逃跑,还是,解决这件事情。人哪,或许也是兽的一种吧。我也和你们一样的,但,类型不同?你们是暗中的,我是把泥巴,放在太阳上,试图烤干。结果,惹怒了自己和别人。我们能理解的彼此的办法,不,不完全一样,你们或许是报复。或许你们是吃。

我呢?自以为在俯瞰,自以为只是在了解一下而已。以为这是好奇心罢了。但实际上,我在犯傻。在得罪人,在自杀。将来我会死,或者受报复。不,不说这种话了。我只是被碰撞的头晕了。

是从什么地方,拿起了一个撬棍,然后走出那个鬼地方,有些是白色的车箱子,有些,是黑色的,车厢宽阔,但每一节都不长。但是,

那兽,也好像是我们的这辆车,也是长条的。从低地中冒出来,但是呢,大不了一死,这种事情,早晚都会有的。我很安心。也早就想透了。真的。对不起了。我拿着撬棍,头晕脑胀的决定,是走向那个兽,还是这样走不动的试图逃走,

但是,那车子,怎么办?那里面的人怎么办。好了,我又能怎么办呢?所以,我还是,尝试赶走这玩艺儿吧。但他们也不会感谢我的。他们不知道我是傻了,还是疯了。

还有,我怎么拿着这东西,是头晕了。还是拿错武器了。有大量的密密麻麻的小飞虫,从天而降,有一些,甚至降落在那个大开了口的车厢上,我好像听说过这种东西,这是飞虫,是伴随那种长条的东西,一齐出现的。但是,我才不怕会飞的这种小东西,好了,我可,真是头晕呀。马的。真头晕。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是。那虫子去打车了,我可能死在了,那之前。因为,我迎面栽倒,后来,才爬起来,看到天已经快黑了。

虫子已经不在,地面是尸体,

…………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判断。

那个舞厅。老大在那里面好像在和人商谈什么事情。但是他也实在是不可能,愿意绑上我突然惹上的麻烦的,在那个时候,他才刚刚的决定接纳我。所以,这也只是,刚决定,还会废除的。是啊,因为,那天,我才从那里面走出来,也就是,刚刚养了伤而已,

他那天也是决定看一下,看看我这个人怎么样吧,可惜,我不懂世情,在音乐舞厅,说了冒失的话。惹了一个我当时的老大觉得还不值得惹的人,但我想不起来细节了,我头晕。

………………不停有,偶尔有,脑袋里面的脑细胞,有一把好像燃烧了,这只是一种,幻觉,然后,从我的鼻孔,冒了出来,只有一缕烟一样的,冒了出来。

我走向那破旧的车,那车的框架被破坏了,被野兽破坏了,是兽,但怎么能破坏车呢?可能是坚固不好,我也没什么办法。这只是临时用的,漂亮而不够坚硬。是故事一样,好像是纸张,随时会被人揉碎,摧毁。就别说兽的力量了。它力量大过了人,而没有人的良心和诚实。

一些座椅裸露出来。后来,我跟着伤员。找到了求救的电码,然后,我就,走到了一座小车上,来到了,一个有邪教的城邦。我想,他们也许是没有什么高科技的,我曾想,是这样的,我会死在他们手里,这是我以前的想法。也许是太天真了,我没有资格,死亡在,邪教的手中。

他们也看不起,我这种人。我,是个些心灵过错的人。我也开口,说过亵渎宗教的话。暗地里,思考里面好像也有过少数几次亵渎人的思想。是的,有过,但只是有点,不够尊重人罢了。原谅我吧。但我也一直知道那是错的,也时常的忏悔,我,这是怎么了。我头晕。眼睛突然睁不开,仿佛是发困一样的那种,这同时好像还有电流和压力,在我的额头的两侧上方。但是,我以前,还不觉得这么严重。我自己是这样的。不过,人总有清醒的一天吧。还有,我这种头晕,这到底是怎么了,这种头晕,和以前的,完全不同。这是,非常奇怪的一种。这不会是,碰撞出大毛病了吧。好了,人,需要士气,否则,人,怎么在地球上的时候,起初,从野兽当中,能走出来。因为,他们必须,比野兽更勇敢。才能赢。这是,不够的。还要有一样。

我没有智慧。只是有点傻而已,我有,我有点,傻而已。可是这该怎么,该怎么办,怎么去完成这件任务,我的脑袋呀!并怎么能获得,一次求生的机会。他们会杀了我的!

好了,大不了,死了,无非是早或者晚。这倒是个小痛苦。还有,我就瞎这半只的眼睛,还有头脑发麻的,这到底是什么玩艺儿呀。是怎么造成的。去城市当中,寻找邪教的信徒,还有,我这一路都会痛苦不堪的,一方面又有宗教任务,一方面又要忍受这种头疼的折磨。但这确实跟宗教无关,但这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竟然找女的谈判,任意一个都行,这是,是为了教育,好意,嘲笑,为了开玩笑,为了耍弄双方,还是什么?其实人都很古怪不是吗?我还是走上了这座城。竟然领了一个,这样的说服任务,

…………那天,有一个流氓,

是个虚假的流氓,因为他的人格,是虚假的,听说的,请注意了,是听说,他的人格被高科技,类似电磁波或者什么,把他大脑内的一些组织部分,或者说脑细胞,给渐渐烧坏了,(注释:这个是听说的。并非原创。但是也有作者的本人的一些理解在里面。所以未必能理解对。)

然后他才成了一个流氓,以前他是个懦夫,听说他用什么电磁什么的射线,也可能是什么微小粒子的什么办法,就把他脑袋内的一些脑细胞烧坏之后,他就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变得异常勇敢。但是这合理吗?这种情况我虽然听说过。以前也研究过,但还是感到费解,可能不是真正的真相,而是另一种情况。但也接近真相了?

而这种虚假的,不真实的人。却因这种原因,而显得有点冒失。他又碰上了我。我当时,也是冒失。还是这么说吧。我当时真的有点愚蠢。

人总有这么一天的。这可不是借口,人总会有一次这样的冒失。当作为一个这样的人也必然会倒霉的。这都是命。我当时怎么了,我头晕了。我想不起来了。当,那是什么,事情,是,说了话吧。然后,我想要振奋自己的勇气,然后,我就,把自己说的好像是,要找什么大人物,而我自己也是个大人物。

……………………当我走入了城。

却没有了走近这里的有邪教信仰的女性的附近,我这是怎么了。是头晕和麻痹,已经开始眼睛发白了。是视觉造成的。但我还是在后来,还是来到了一个雪白的道路上,那是视觉造成的。

前方有一个白色的拱门,路的右侧,有一个白色的花坛,花坛的岩石低矮,上面,有浓密的绿色的小的树叶,密密麻麻,好像是葡萄的形状,但都绿色。我躲到了这里,还想要考虑一番是否走入那扇拱门,有一个温和的女性,身材高大,但可能是少女,因为眼睛非常的透明,如同孩子。但是也可能还不懂得事理而已。她看到有男性,站立在那拱门一旁的花坛的叶子旁,

就让她的女仆,告诉我,她怀疑我在损害那花坛,并说这窄路一侧的那边站立着的几位绅士,可能会对我不利。

我告诉她说:“我哪会那么做呢?你咋会这么想呢?”

那女仆对我说:“”

忘了,会说什么了。

是的,最近开始出问题了。我忘了,我在那儿,到底干什么了。我没有乱抓乱挠吧。头顶好了一些,只有几道很微弱的电流一般。可是在我的后脑勺的两侧,也开始发麻了,如同两大板块一样。沉重了起来,好像准备抓住了我的脑子一样。这恐怕真是,撞坏了脑袋。难道是有淤血和什么东西开始向后面流淌了吗?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

…………但我记得,那个人,我和那个人打架,

耳边还有那种见鬼的音乐,那是,啥年代的。我忘了。但记得好像叫做,走宇宙,以及,走什么阿咳呦的。

而这个虚假的人,他那时正站立在我面前,竟然还胆敢和我一样大声说话。他就不知道说话要小声点儿吗?对了,这里有音乐。

他喝醉了,脑子又被作了电磁手术,或者,什么我不知道的什么粒子的操控手术。所以,勇气非凡,这个虚假的家伙。他开始用他的脑袋,炫耀,

还不知羞耻,觉得这是对的。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做过大脑整形手术,而这种整形,其实是世界上,最可耻的一种整形。

那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一个,精神病人的特殊版本的类型了,只是,看起来,不是精神病而已,但他的脑子已经被极端微观的特殊操控手术给加以改造了。

我要是会怕这种人,那我也和他一样了。所以,我疯了。

我就公然告诉他:“一个大脑整形手术的人,承认自己,做了这种手术,他就很勇敢,也好像很诚实?好了,但这已经不是你了,起码不是真正的人。而变成是一个,一个虚假的,让人歧视的大脑有残缺的人。我可以这么说你,可不是因为,你天生有什么可悲的遭遇呀。而是,你选了这条路,你就要为自己,感到可耻。你真让我失望。你如果不犯罪的话。也是不会变成这样的吧。一个真正有道德的完美的人,怎么会选择用大脑微观整形手术,削掉自己的大脑的一部分呢?你就是这么憎恨你的本质的么?好吧,你一定犯罪了,才被变成这样的对吧。你战胜不了谁了,因为你被打败了。连一个完全的人都不是了。这个错误的选择。让人失望。”

他曾经是个懦夫,但如果是一个圣洁的懦夫,他不会感到自己可耻,也就不会选择把自己的大脑给整形的。

他选了。他,很肮脏。仅仅是说他的脑子很肮脏,那里面变成啥玩意儿了呀,都是坑坑粑粑的,而且是人为的,这是说微观的。反正,不自然。他被人整形了大脑,这是自作自受。

我没办法同情这种人了。甚至有点那样看他。但他在脑子被微观的耕过了一遍这一点上,起码在这一点上,显得很诚实,只是,也只是诚实,这又不是真实。

真实和诚实,唉,一个显得圣洁,另一种没准儿会显得缺乏见识。我怎么会和这种人打起来的?

是他被改造了,也许还被改造得不彻底?所以他勇气不够,竟然能被当时的我给打伤了,也许是太不小心,还没站稳。这么一个虚假的人,真应该被所有人为他感到,那个。

真可耻。我还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世界上,还有更可耻的人吧,想象以下,会有这种,一个人,他有这种打算。当他有了这种打算和计划的时候,他就展开了,他去耕他的脑袋了。

我知道。我不能想象。但我为什么要发怒呢?我忘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原因。在我所在的时代,有些人改造自己的性格,有些人改造自己的外貌。他们都显得虚假。作真人,的确有点难,但问题是,当一个假人,难道就容易么?我是很生这种人的气,以及他们和有这种计划的人,无论到底是想要改造成哪一种,

听说,甚至有些父母,会强行给孩子改造性格的。听说有这种恬不知耻的父母,他们不配。为了让孩子强大,都是一些下等的兽。这种父母,只是,算了。就算是这样的父母,也是爱孩子的一方事?或为了让孩子比别的孩子成功,将来少点痛苦,多一点颜面。我还是,别再为这件事情。而发火了。这是在哪儿?

……………………我在,

是在花坛旁边,但这是记忆,脑袋好像是在发胀,发麻,和眼睛看到的,好像是白色的,我偶尔,感到有一缕,奇怪的说不清楚是松香,还是什么,就好像是什么熔断的滋味儿,但这是幻觉,从我的脑海里面,冒出来的,而且是偶尔的,好像从鼻腔当中,缓缓上升。这是,啥感觉呀。但我不能不完成任务,总要找到一个邪教的女性,和她谈谈?不行,但不然我也就只能站在这花坛旁边了,头太晕了,怎么回事,都快要听见声音了。简直走不远了,也抵达不到扇拱门那里,真见鬼,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之后那女的说了什么,好像说了什么。后来,我也说了什么。我就有了点什么理解。

我就开始说糊涂话。告诉她说:“他们是把你,当作了兽,才改变你的外观,不让你以圣洁的形象面见世人,但是他们并不了解真实是怎么回事,你只是外形,而他们和你可不一样,但除非你真的不是人。除非,难道你愿意接受一个丑陋的但符合真相的外观吗?我可不知道。”

她说了什么,说了句,比较完美的短语,但我总是忘了。总是头晕。她说:“你把这话,可以在这花坛的下面,这些枝叶的隐藏的边角上,写上去,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了。”

但她把那话,也总结得更美了。可是更简洁。我连夜把那话刻在其上,在这花坛枝叶的,隐藏的地方,只是外形不一样而已,我是说这话的外形。但也是人。而不该被当做兽,用铁圈子,套在她的脖子上的,这就不是一个天然长成的人,而被改造成。人就被改造成了一种形态,而必须要有人,来完成呢,还是要有兽。来完成一种对人的真相的改造呢?

人也许会教育兽,但这个可行的话,也就不需要有手段来改造人,用以麻痹兽。我管理不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只是把这段字记录下来,我和她的谈话,用了一个很小的这个录音,要拿给了那些人,是用来换钱的,很无耻,我要生命,这也是当时的想法。同时我也答应了,是要把她的话,雕刻下来,就完成了对她的弥补。所以,是的,是她改造了我的话,而且算帮了一个小忙。事实上。这只是一句话。

…………把软弱的改造成勇士,

把文人改造成战士,而这如果不是自然长成的。那么一个被改造的人,是不完整的,

但是,如果说还能留一点呢?比如悲伤啊,留下一点懦弱啊,和眼泪阿之类的,改造的不彻底的话,而,那么这个人,他就只是改造了一半,那么,像是他这种人,他们因为别的原因,而没有改造彻底,也许让一个人,还会被,保留下一点点的,比如一点点的懦弱啊,这样的,那么他就不是真实的人了。他也许还算是一个残缺的一个人。而还不算是怪物吧。

我是谁?原来那个我,也曾经懦弱,后来勇敢,容易暴怒,使自己长成,自然长成的。但或许也不完整。一棵树,你们砍掉一部分,雕刻上几朵花,然后说:他长不成,怪他自己。

但是,我不知道。我忘记了。我想没人会真的不给别人一个自己长成的机会的。除非兽,才不给孩子机会,就要咬死。人,也许会给他们所恨的人打个半残。但不会轻易咬死。但也不会,让他自己长成。

不对,我是糊涂了,我是说,原来的他是谁呢?我怎么古怪的关心了起来了,这个人,他突然倒在我脚下的,这么一个被改造的人,那么,他真的是彻底的被改造人么?不,他不是,他自己说的,被造了一半儿,他又觉得够了。但已经很强大了。

如果改造一个普通人,改造成了勇士,这就是一个虚假的勇士。如果改造一个有才华的人,使得他被改造成了一个更有才华的人,这是一种虚假的才华。甚至,这就有可能是一种恶性的干预,乃至于是一种掠夺。

这个人呢,他算是勇士么?他是半彻底呢?还是?不然他这是怎么了,有一刻的恐惧感。

管他呢。是一个丢弃的雕像,比垃圾强和比怪物强。一个虚假地,不真实的人,也许不是人。

人类或许不应该接受这个东西。除非当作一个工具,但雕像不是工具。应该这么考虑。这才像人的思考方法。

……………………人类真的是奇怪的动物,

明明高于动物,却偶尔会做出动物的判断。甚至当作一个很少想起来,而一旦运用,却极有眼光的一种高深思维。因为很多普通人已经忘记了这种思维方法了。或许他们还懂得将动物变成古怪的形态。但他们,怎么可能真的会有一天,愿意把一个本在社会的社会性下所自然生长的人类强行变成更特殊的古怪的形态呢?我常常纪念这件事情。常想起来,对,不时地,想起来。别忘记了。但是,没有了结果。

算了。我走向飞船的时候,正带着那个录音机,身后有怅怅地怪人一般的傻样子,这一点,似乎还没有能改变。

是啊,一个天然的长成的人,一个从懦夫,天然且自愿的变成勇士的人,他怎么会这样呢?他要克服什么呢?首先要会抵御诱惑吧,然后,也许才能天然长成。

而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了,那么,他恐怕是不可能,天然长成勇士的,这样的人,他没有办法了,也许真的会被强行的改造,然后成为一个虚假的勇士。

人体试验,使很多国家,都愿意去尝试。但,愿意这么做么?要求国民中的一些人更优秀,别那么傻。然而这些人又不能抵抗诱惑,然后,怎么看他这个人也不能真的让自己强大,然后,国家迫不及待了,等不及了。准备来硬的了。因为希望他们优秀,并且,运用到,人民的,脑袋里面。

有一个傻瓜,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这,这肯定不可能。有一个人这么说过,就是那个地球文明下的一个作家,他最后疯了。人们打开他的脑袋检查一下,发现他的脑袋,可能好像有一部分,被烧没了?

渐渐的烧掉的,可能烧了很长时间和好几个步骤,所以倒也不能肯定,即便是现在的科技,也不能肯定,这部分大脑是有点问题的,好像缺少的部分,这是怎么回事了。是被挖掉了,还是怎么没了。这只是假设,虽然科学发展了。但是,牵扯对尸体的检查,和其中对人的大脑的破坏,到今天,也都处在有些僵持和疑惑的状态,这个技术扩张了,而那个也扩张了。同时这两个扩张又都极为缓慢,因为,这可真是个技术活呀,乱来的话总会出点意识上的小麻烦和意外的。

反正谁也不确定,是怎么回事。但倒是有这么一种说法,比如让一个人,看看悲伤的故事,要检查他在看悲伤故事的时候,他的大脑的特别活跃的那部分,也就认为是他本人所专属的负责怯懦和悲伤的大脑部分,于是,大脑特工们,就只要用各种办法,尽量去掉他的那一部分,好让这个人不被悲伤的情绪去影响他的判断力。当然现在科学很好,

已经不用激光了,只需要一些电磁啊什么的?谁知道那是些啥呀。反正或者有个什么,照射的之类?好了,看看能不能去点燃掉他的在悲伤的时候在大脑中最活跃的一部分,于是就能让这个人,失去了悲伤的和怯懦的一面,以后他在判断问题的时候,就不会受到拖累了,能更快地做出勇敢的判断了。但这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一种手术造成的虚假的勇敢。(注释:这个原本什么时候是听说的,但是,作者加上了很独特的个人理解。有独创,但并非彻底的独创。)

以后,他就只剩下勇敢了。这还只是改造人的一种,注意了,注意了。因为,听说有些父母担心孩子太胆小,长大了难以在这个星球上竞争。于是就这么改造了他们的大脑,还有人吹嘘说:“从小改,没准儿更好。”

在地球的时代,听说也已经有一些,不需要用激光对大脑进行的手术了,但这都是我看到的一些小道消息和几流杂志的猜测的说法。

这种手术,必须完整。其实,完整也许比较好。但是,这谁也说不清楚啊。这种事。是啊,所以,一个人,他要做这种手术,就必须要看很多类型的悲伤的故事,可是这样也不行。

有些人,他需要经历许多的欺骗,让他自认为,自己时日无多了。然后,感到悲伤,流眼泪,然后,趁机燃烧掉他的大脑中的部分的那些活跃部分,这样,他以后的懦弱的那些活跃脑系统,就越来越少。

他们这么做,也不能一次的完成。还需要设定很多的东西,不断让他感到悲伤,不断的,不断的,而不可能一次就完全烧完的。这可不是一次性手术,和一般的人体内科和外科手术,都不一样,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精神的折磨。才能完成。需要不停地让他感到绝望,悲伤,等等,

以便于观察他大脑内的突然活跃起来的部分,进行熔断。这样的科学,我从小听说过。

再结合了关于那个奇怪的作家,好像他,也觉得自己的大脑被毁掉了一部分,才渐渐地失去了创造能力。以及一些感情系统的能力,甚至是一部分记忆力。他快速的衰退,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他是否患了脑部疾病。只是发现他的脑细胞,在减少。

比如,他写小说的时候,会悲伤,当这个时候,大脑的确会突然的有一部分活跃了。然后,他就开始了,那一部分的大脑活跃区域的减少,然后,可能是什么地方的检查他的机器暗中发现之后,可能正在暗中对那些进行汁烧,

绝对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种燃烧,那竟然不会对头皮的其它组织有所破坏,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简直违背了科学常识。这种技术,这甚至可以说是远程的?那么如果有人要说,用卫星就可以遥控和进行了。那么这可能吗?不可能吧?好了,所以,人们怀疑这个作家说的话了,他就是在胡说八道。

这种说法到底对不对,我不理解,但是头晕,有时候开始变得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有的人,培养了一辈子的悲伤脑细胞,才采取削短的决定的吧,

于是,倘若说这么一个人的感情的长短,也可以用断裂开的石柱来形容,那被削断的部分的以下,这以后,也许还可能还会有新生长的,要随着他的人生地记叙了,

人很可怜。在我看来,他们是一些,但我不管人生的事情了。如果还能有人生的话。我想,除非有这么一个可怜人,将来还会新的因为一些遭遇和原因,而新的再感到一点悲伤,不会,再也没有一点点的悲伤和轻度的懦弱情绪的。

但没准儿这种悲伤,和原来的悲伤,已经对不上型号了。将来,这两种仿佛是被,仿佛是被加以烧断的悲伤,其中一个是新的,另一个是旧的没烧完的,而在这两个的中间是断裂的。那么这两种悲伤的感情,如果要放在一起,还无法对上型号的,这种说法,得了,也未免太科幻了,简直是侮辱人类神圣的感情。好了,我记得在那里听说过的,我忘了。

这是大脑血,是唯物主义的学说。我感到后脑勺的后面的其中一侧有什么东西在鼓掌,或者有时候,是额头的一侧。以前这种情况就仅仅是缺乏睡眠,现在就算是正常的时候,都会这样。我恐怕被撞坏了。

他们下得去手,有些国家,不赞成这种科学。也有些国家表面上不赞成。甚至还有些唯物主义国家,拥有道德和尊严,这事情,常常是,一种政治交易,交易成功,双方就一拍即合。

是科技,换什么呀。换爱心?比如卖孩子那种,这种人,是爱心么?因为,我不理解他们,我的父母呢,当然,这是又幻想多了。现在怎么了。

孤儿。那是个啥样子呀。不过也有人说,都是些胡说八道。我记得。我头晕了。我喜欢她,却得不到她,常常想起那个词,怎么忘记了。可能头晕造成的。连一些词汇都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忘记了,是怎么了,常常想起的句子,是认真的记忆好了的句子,但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忘记了。这时怎么了。可能是有点累。

…………她告诉我说,

我其实想要把水搅浑,然后再真正骗她,前面的骗人话只能算是把水搅浑什么的。我快要听不懂了,我告诉她,我从不告诉别人这种说法,什么把水搅浑的步骤我也不懂,我也不先是这样,然后再害人,

她听了我的话,不相信。她后来也只是和我成为了朋友。

我忘了,她的手,我忘了,她买衣服,但她,怎么了。怎么了。然后,她也卖衣服了。这真是个古怪的女孩子。她以前是怎么了?什么,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她以前被什么人把水搅浑过?可能是别人对她说了一大堆花言巧语的话,还让她认为,这个也有可能,那个也有可能。

如果坏人不说这些,直接害她。那她可能会直接报警。也许会有点麻烦的。当她怀疑,别的情况也有可能的时候,就不会直接报警。因为她担心,一旦这么做,会糟糕得更绝。就有别的幻想和担心,她被无数种的说法所扰晕了。在被害的时候,也就不能直接想到这到底是怎么了。于是她就渐渐的被害了。(注释:这好像是听说的。)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个,啥说法呀,说什么玩意儿。我有些不知道了,但我并不伤心这个,那有什么了不起,那个时候的我,正好处是在,没有伤感情绪的日子内。

我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他刚开始和别人有了争执,也接受了别人的劝说,抵达了一个地方,本来没准儿这是番好意也不一定,谁知道呀。然后他就被,因为有人在那里附近,用特殊的射线,渐渐把他的会悲伤的大脑结构,烧掉了一些,这是啥好意呀。

没有烧掉全部,后来造成他变得过于勇敢了,当他一想到,他可能被骗了。而他的那骤然变得勇敢的性格,也就让他变得更容易愤怒,并且,开始准备找别人麻烦了,于是那些掌握着高等手段的人们听说了之后,又专门再把他欺骗到了一个地方,说明他还是很傻。

他们把他大脑内的有勇气的那一部分,也给烧没了。这他成啥了呀。他就变成了一个,没有悲伤,也没有勇气的人,

因为有人认为,悲伤能抑制了勇气,因而人才会变得胆怯,当然也有其它原因,但不能乱烧吧。

当倘若有一个人,既没有了悲伤,也没有了勇气,那他,这样的人,我觉得他很可悲。

我曾对那个女孩讲过这种人的情况,并讲的振振有词,我还问她,要说这样情况,她自己是不是遭遇过这样的?

她不承认。而我当时的脑袋里面所有的知识,和想法,也就只有这么一点受害人的故事,别的我也不懂。当时就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么被人骗了。

我,感到了奇怪。那么,她脑子里面的,不是,不是她的。那么,我总是想起了这个,这是怎么了。爱看一些奇怪的东西其实也是个坏事,但那些个东西和现实世界,是无法连接起来的。有奇迹吗?

我有时候,也会被搞糊涂。事后一想起来。感到了有点不正常。我们这个时代的科幻恐惧症造成的。一些其它时代不会引起的担忧。那其实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却突然会困扰一些人。我有这方面的恐惧症。是啊,这是因为,我不知道的原因,我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他们都不相信,我相信有,也会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越来越不知道为怎么了,觉得有点,担心起来了。而且,一旦陷入其中一个种类,就有可能深陷其中,

以至于渐渐不能自拔。我这是,好了,我困倦了,和头晕的时候,曾把这些告诉过她,她很生气,还说我快要发疯了。

还让我去检查自己的脑子,我并非不敢。只是,我明白。如果那么做,那也太那个了。我不愿意相信,好了。这些故事也许是真的,但我不能太深陷其中。万一检查的时候检查错了。让我闹出误会,但是,有些事情还真的能让我感到了一点痛苦。也怪我。是个这样的人。

我和她并没有成为最终的什么男女朋友。是啊。我说的话,人们不能用正常理性来接受。那么我还能怎么办呢?难道我还能说,人类拥有伦理,拥有道德?好了,别生气。

虽然科学拥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些,就好像是强大的光环,影响在每个可敬的人们的心灵中,你拥有力量,就要拥有维持力量的勇气和新逻辑。他们不会做出,这些可憎的事情的。

可能是一些三流什么的小道消息又不一定。这种事,只有我爱了解,我很坏。我不会被这种孩子思想,真正影响到成年人的思维当中,偶尔回到了孩子的思想当中罢了。我明白现实。

后来,把人类不可能做出来的勾当,当作了好像是不错的事情,告诉了这个女孩子,真不该对她说这个。不该对这种人打开这种新世界的特殊爱好。我让她感觉,我很有问题。反正,我给人的印象是越来越差了。

我怀疑,我很喜欢让一些奇特的事情会真实发生。就好像是,我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也不了解自己了。幻想的,和真实的,都是我的人生的组成部分,

但我一直是把这些分开来看的!好了!看开点吧。混日子的时光,真是缺乏责任感,

有时候我真不该把更多的经历,我是说,在以前的时候,在进入社会之前,就已经把幻想的比重,放得比较大了。好了吧,那个时候我可能真有点问题,不像现在。但我从来没有真的把这一个大的比重,看的,比那个小的比重,更真实。

只是,可能我不理解我那一面。我是说,我曾经的幻想的那一面。但我知道那是错的,也必然会改变的。不需要别的外力。我不可能故意展示或使用错误,来伤害别人的社会生活。

我的老师,把这一切,告诉了他们,他们可能会过分的担心的。我当然不会分不清楚幻想和现实,只是一个错误的组成部分罢了。一个傻的组成部分。当然没有了更好。要让他自己没有。不要乱割。

我对那个女孩说:“我。不会在幻想了。我也长大了,兴许是自然长大的。只是有过这种毛病。爱看这种东西。好了,但以后,我会渐渐的正常的。相信我吧。别觉得,我真有什么毛病。”

她不信。她认为,她认为,我无可救药。

我了解了一点科学之后,才知道的确在科学上,那些好像是不可能成立的。不可能。但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而且说不需要开颅手术和激光。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和手段。

这是。我童年的爱好。我就爱着某一口。但渐渐就会反感的。我会成长。但我又能还有什么爱好呢?比如说,后来,她甚至,有些厌弃我了。

她怀疑我嗓子有问题,我就开始了更大的怀疑起来,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怀疑嗓子被什么高科技给破坏了。唉,这个什么乱幻想的毛病呀。后来,我去医院检查,医院认为嗓子的确出现了一些破损,但他们没有精确检查破损的原因和原理。可能他们仪器不行。我穷。我那段时间为什么会被这种疯狂的想法所折磨。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也不至于离开我。

我当时没有傻乎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这都是自己的失误。也不会仅仅是这么简单,我当时被这种类型的思想所折磨。当时,太消沉,太懦弱,又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文武双全之类的人,这让我断送了别人的对我的好感。

那个时候我也有幽默感,后来,连这种感情也不知道为什么渐渐丧失了。

她曾经喜欢过我。后来,她觉得,我总是胡说八道的人。她也知道,我不会把那些话当真的,但是,我以前是太能逃避现实了。好了,我从来没有,把虚假的那些当真,我会把真实的当真。别看不起人。是,可以看不起人,但也别把一个人,当作了是连什么是虚假什么是现实都分不清楚的这一点,来加以看不起。根本没有这种人,或者,除非真疯了!就让他自己改吧。这不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是我,让她失望。大概是这样。好了,当时,我不理解,我之外的任何人。得了!甚至,我用语言而有了罪。

一个这样的人,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也真是一个,很愚蠢的人。不过,有关系,这就注定了我的结局。我将要,丧失一份感情。

(注释:我,就是这本小说的作家,最近有些可怜,睡不着,或者睡不好,并且,白天总是没有精神。我会想办法说明这一切的。但给我点宽容。我这篇文章,就是这一篇内的这个“四稿”,其实,是几天前,也就是五月六日,或最迟五月七日,就已经发表在了网站上了,但分成了“四稿”“五稿”“六稿”这三个,每一个都写得非常短,相对于以前而言。我觉得,这样写,的确很轻松,但却容易在语言上太混乱了。不久我就删除了。之后,我又连续耽搁了好几天,直到现在,才把这些整理了一下,再次发表出来。这样,文字就好多了,关于稍稍具体点的情况,也许我会说吧。)

评论 (0 个评论)

返回顶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